<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文化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時間:2019-08-22 15:13:07  來源:宏甲文章  作者:王宏甲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近日,《甘肅日報》讀書欄目以《中國人的文化和文明觀》為題,摘登了王宏甲新版《世界需要良知》中的章節。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新版《世界需要良知》近期由紅旗出版社在北京出版發行。下面是《甘肅日報》選登的章節。

      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王宏甲

      中國人講“文”,是相對于“武”來說的。

      這個“武”字,在我看來,就寄托著中國先人對文明的深遠訴求。我們知道,漢字“刃”字里的那一點代表鋒利,“戈”字里的一撇也代表鋒利。你瞧,“武”字里就有一把“戈”??墒?,中國造字的祖先把“武”字里的“戈”卸去一撇,變成了一把無刃之戈。這還不夠,又在“武”里鄭重地安上一個“止”。這是什么意思?這是用文字信息叮囑人們:如果不得不用武了,那也得適可而止??!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這就是典型的中華文明觀。

      中國人講“文治武衛”。文用來治理社會,武是用以保衛自己而不是攻擊別人的。在中國幾千年的古典話語體系中罕見“征服”一說。在西方著作中則很容易看到,誰征服了誰,征服者是勝利者的代稱。許多大型紀念物,是為紀念征服者的戰功而建立的。

      有成熟文字的時代已經是距今比較近的時代,上面說到的中華文明觀,必是產生于創造出文字之前。它起源于何時呢?

      中國人講“文明”,是相對于“野蠻”的。

      中國先人講,以“文明之道”施“文德之教”。追溯中國古人對“文明”的看法,我驚佩地看到,《易·乾·文言》說:“見龍在田,天下文明。”到了唐代,大學者孔穎達寫有:“天下文明者,陽氣在田,始生萬物。”這里已有文明起源于農耕生活的含義。

      中國古代講“文化”,是“文治”和“教化”的總稱。所謂“設神禮以景俗,敷文化以柔遠”,這“景俗”里的“俗”字,便蘊含著浩渺的人間煙火和深邃智慧。你想,遠古人類散居于山林野谷,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共俗,如果不能使彼此同風共俗,如何能使部落發展壯大,如何能有共同的家園?

      “春秋所以大一統者,六合同風,九州共貫也。”西漢博士諫大夫王吉曾經在上疏中這樣寫道。另一位官員賈山也鏗鏘寫下:“風行俗成,萬世之基定。”漢代重視風俗,并設有風俗使,可以證明統治者重視鄉風民俗乃至納入國家制度建設。這對于中國多民族國家的形成和鞏固,作用巨大。到隋唐,大臣仍然認為:國家元氣在風俗,風俗之本系紀綱。而同風共俗,需要施于朝廷,通于天下,貫于人心。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中國人講:“民以食為天。”古人造這個“俗”字,就以“人”和“谷”構成,能夠共俗,共同有飯吃,就是天大的事。所以用“景俗”去謳歌,而且是應該“設神禮”,以神圣的心情去膜拜的。中國歷代莫不以同風俗為治國大事,所謂“為政之要,辨風正俗”。這里的“正俗”,已上升為要用光明正大的價值觀去同風共俗。

      “敷文化以柔遠”,便是注重用文化治國,并尋求與鄰居相安。換句話說,中華民族的形成,不是靠武力去征服,而是用文化去尋求溝通和理解,尋求同風共俗。

      考察“傳說”會發現,一個民族經久不息的傳說,往往是一個民族歷盡歲月考驗而不毀不滅的口碑。炎黃二帝的傳說就是經典口碑,比后代明文鐫刻的任何石碑,都更經受住了歷史歲月的考驗。

      相傳炎帝族與黃帝族曾經交戰,黃帝族勝利了,炎帝族失敗了。結果并不是黃帝族滅了炎帝族,而是兩族融合了。接著又融合了周邊氏族,形成的部落大聯盟有多大?據說約有一百個氏族,一個氏族一個姓,這就是“百姓大聯盟”,后世的“老百姓”之稱也由此而來。

      古人說伏羲姓風,風被認為是中華最早的姓氏。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風繁體字寫作“風”。“風”的象形描繪是天穹下一條長蟲,這是蛇圖騰的標志。龍是以蛇圖騰為本體,融合其他氏族的圖騰,如鹿圖騰、牛圖騰、虎圖騰、龜圖騰、鷹圖騰、魚圖騰等,林中走的、曠野跑的、地上爬的、空中飛的、水里游的,都各有代表。僅僅融合具體的人群還是不夠的,中國龍的創造,還凝聚著尊重各氏族的信仰。所謂“風俗”,由此開始。風俗,講的就是要團結、要融合。

      “融”字的右邊也有一條“蟲”,中國古人以“右”為先,其文字信息也在告訴我們,龍的傳人從蛇圖騰開始,自覺地團結四面八方,才形成了偉大的中華民族。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我想,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中國文明的本質,那就是這個“融”字。能周乎萬物、融會天下,就是龍。

      龍者,融也。融者為龍。

      和平,高于戰爭。

      融合,締造和諧。

      什么是“和諧”?有一種釋讀,漢字的“和”,從禾、口聲,人人有飯吃的意思;“諧”字,從言、皆聲,人人能表達自己聲音的意思。按今天的理解,“和”講的該是民生,“諧”講的該是民主。

      這種釋讀對不對呢?我也看到有學者說,不對。

      雖然,單這個“和”字,在中國文化里就有非常豐富的思想,如西周末期思想家史伯闡述的“和”,“和而不同”“和而不唱”等。“和諧”二字也常用于音樂領域、哲學領域,但我仍然愿意為上述在很多人看來屬于政治性的釋讀喝彩。

      王宏甲:中國人自成風格的文化和文明觀

      我以為:“和諧”二字里昭示的祖先圖騰、智慧密碼,是記錄聲音的字母文字所不具有的。這樣的中國字所凝聚的祖先理想、萬古教導是如此豐富,我不能不無比敬仰和尊崇!

      融合與和諧,是中國文化千秋萬歲不變的旋律,是凝聚中華民族最偉大的力量。

      自古高山大河是造成割據的天然環境。中國有世界上最高的高原,歐洲最大的河流也不及中國的長江、黃河。長江南北、黃河兩岸、山海關外的東北、四川“天府之國”、云貴高原,以及新疆天山南北、漠北草原和西藏等地區,在地理環境上都是容易造成割據自成一國的地域,要能夠以共同的理想和價值觀統一起來,是非常不容易的。但中國人做到了,并堅持下來。這反映出中國人打破地域封閉、地區隔絕、軍事割據,超越語言障礙,以尋求溝通和相互了解的愿望與奮斗多么悠久和頑強。這么大的事實放在這兒,能認為中國人封閉嗎?

      【節選自王宏甲新版《世界需要良知》,紅旗出版社出版。原載微信公眾號“宏甲文章”】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