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文化

      林之辛:謠言的反面

      時間:2024-02-21 12:31:32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林之辛

        曾幾何時,詆毀毛澤東主席的暗流在互聯網上興妖作怪,關于毛澤東的流言蜚語不知從哪個陰暗角落冒了出來,或以“回憶錄”、“訪談”的面目以假亂真,或假以“知情人士”之口,以內部消息為名故弄玄虛,散布謠言。其中最離奇的,竟有人稱毛澤東詩詞大多為胡喬木所寫,甚至連早已膾炙人口的《沁園春·雪》也說是胡喬木代寫的,其離譜到天方夜譚的地步,足可見謠言炮制者是何等卑劣無恥!

        像這類謠言,明眼人除了嗤之以鼻之外,根本不屑一顧。跟世上許多壞的事物一樣,猖獗之時便走向反面,所起的效果恰與炮制者的愿望完全相反,它激起了更多的人,特別是未經歷過毛澤東詩詞創作年代的年青一代,去關注和學習毛澤東詩詞。他們驚嘆,從這些詩詞中感受到了一個與現實中不是“內卷”就是“躺平”的格調完全不同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催人奮進的精神世界;他們力圖去探究“一個詩人贏得了一個新中國”的歷史奇跡背后的深層次邏輯,從而提升自己的站位重新審視中國的未來和自己的人生目標。

        另一方面,既然涉及到胡喬木與舊體詩詞,人們自然會去探究胡喬木與毛澤東在舊體詩詞方面的交往。而這一探究,讓人們看到的,恰是謠言的反面——毛澤東才是胡喬木走進舊體詩詞這一天地的引路人,也正是毛澤東手把手一字一句的斟酌修改,進而推薦發表,才使得胡喬木的舊體詩詞在詩壇上有了一席之地。

        胡喬木喜歡寫詩,這不假,而且從學生年代起就喜歡寫詩,但他寫的是新詩,對舊體詩詞并未涉足。據曾在中宣部工作多年,對胡喬木有所了解的黎之(原名李曙光)說,胡喬木“很欣賞湖畔詩人、九葉派詩人、卞之琳等人的詩。”這些人物都是上世紀20-30年代新文化運動中新月派和現代派等新詩流派的代表性詩人。胡喬木在自己晚年,曾整理自己的詩作,編成詩集。這部詩集分兩輯,第一輯是新詩,第二輯是舊體詩詞。全書的第一首詩是白話新詩,是他1946年9月作的,題目就是選做整本書書名的“人比月光更美麗”,可見他認為此詩可以代表他詩作的風格?,F抄錄如下,從中可以感受到他與新文化運動中那些新詩流派代表性詩人相通的情調,而與偉人詩詞宏大的氣魄完全是不同的風格。

        晚上立在月光里,抱著小孩等著妻。

        小孩不管天多遠,伸手盡和月亮玩。

        忽見母親悄悄來,歡呼一聲投母懷。

        月光美麗誰能比?人比月光更美麗。

        至于第二輯的舊體詩詞,可以看到他的第一首舊體詩詞是在1964年10月寫的。他在詩集初版后記中注明:“試寫舊體詩詞,坦白地說,是由于一時的風尚”,而且“都是在毛澤東同志的鼓勵和支持下寫出來,經過他再三悉心修改以后發表的。”

        說到胡喬木與毛澤東的關系,可以追溯到上世紀1941年,未滿29歲的胡喬木被調到毛澤東身邊當秘書,整個20世紀40年代,他一直跟隨毛澤東左右,從事新聞、政論的寫作,多次在毛澤東的指導下為《解放日報》寫社論,自然在工作能力與文字能力上都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他的文字功夫很受毛澤東的重視。毛澤東是一個惜才的人,就著意對這個年輕人加以培養。

        胡喬木的嶄露頭角就與毛澤東的有意提攜有關。新中國建國伊始,毛澤東訪蘇締結《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美國造謠蘇聯將要吞并中國北部領土,企圖挑起中國人民對中共和蘇聯的不滿。為此,新華社1950年1月20日發表長篇電訊:“中央人民政府新聞總署署長胡喬木,本日向新華社記者發表談話,駁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的無恥造謠。”斯大林從未聽說過胡喬木的名字,因而指責中方在如此重大問題上不應采取輕率的方式。斯大林有所不知,這篇談話是身在莫斯科的毛澤東親筆寫就,用密碼電報發回北京“劉少奇并告喬木”:“用喬木名義寫了一個談話稿,請加斟酌發表”。過了一年半,1951年6月22日,《人民日報》以增出一張四個版的方式一次登出長達近五萬字的長文《中國共產黨的三十年》,敘述和總結中國共產黨三十年的歷史,作者署名“胡喬木”。 如此重要的文章,用胡喬木個人名義發表,毛澤東的安排自然有他的用意。從此,國內外都知道了胡喬木的大名——“中共第一支筆”。此后,毛澤東讓胡喬木當新聞總署署長、新華社社長,還兼任人民日報社社長,倚重他掌管輿論工具。

        至于談到寫舊體詩詞,是到六十年代的事情。1958年年底的中共八屆六中全會,關于59年糧、棉、鋼、煤的四大指標水分較大,陳云主張暫不公布,要胡喬木轉告毛主席。他不敢去說。59年廬山會議,劉少奇同胡喬木談,建議另外寫一個反對“左”的文件。胡喬木也不敢去說。后來被毛澤東知道,挨了嚴厲的批評。跟許多知識分子的通病一樣,該說的話不敢說,該擔當的責任不敢擔當,一受到批評就內疚、自責又夾帶委屈、苦惱,不能自已,終于導致嚴重的神經衰弱。1961年8月,胡喬木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要求請長期病假。毛澤東回信:“你須長期休養,不計時日,以愈為度。”“你似以遷地療養為宜,隨氣候轉移,從事游山玩水,??撮e書,不看正書,也不管時事,如此可能好得快些。”不僅批準他長期休假,還充滿關懷愛護之意。就在胡喬木療養期間,1963年12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毛主席詩詞》,在全國興起了傳誦、學習毛澤東詩詞的熱潮。這就是胡喬木所說的“一時的風尚”,由此開始了他 “試寫舊體詩詞” 的新的文學之路。

        1964年10月下旬,胡喬木把自己所寫的13首(不久又送了3首)舊體詩詞寄給毛澤東,請求閱正。同時,也寄給了陳毅、康生等人。毛澤東接信后,很快就從百忙中抽出時間,細心進行修改,并親自批送《人民日報》發表。在向《人民日報》編輯部的推薦中,毛澤東以胡喬木的名義寫道:“近日病中多暇,學習寫了幾首詩,多關時事,略表歡喜之情,并鼓同志之勁。”又說,“至于這些詞,在藝術上是不成熟的,不少地方還有些難懂,未能做到明白曉暢,以后當努力改進?,F送上,請加斧削。如以為可,請予發刊。” 1965年元旦,《人民日報》發表了胡喬木的16首詩詞。

        “在藝術上是不成熟的,不少地方還有些難懂,未能做到明白曉暢”,這些評語實際上就是毛澤東對胡喬木所寫詩詞中不足之處的看法。陳毅在讀過胡喬木寄去的詩詞后,專門寫信鼓勵胡喬木:“您初次習作,便能入腔上調便是成功,中間有幾首,我很喜愛。您多寫便會更趨熟練,以此為祝!”同時也告知“那天在主席處,主席說,喬木詞學蘇辛,但稍晦澀。”(蘇辛是北宋蘇軾與南宋辛棄疾的并稱)康生也曾與陳毅,周恩來一起評論過胡喬木的詩詞:他說:“主席讓我轉郭老看。主席說,詩的氣不足,姜夔風格。”(姜夔,南宋文學家)周恩來哈哈大笑,表示贊成。1964年12月2日,胡喬木致函毛澤東表示感謝,他在信中說:“主席:詞稿承您看了,改了,并送《詩刊》(后改送《人民文學》),這對我是極大的鼓舞,非常感激??瞪靖?,您說詞句有些晦澀,我完全同意,并一定努力改進。”

        毛澤東的鼓勵,使胡喬木的詩興大發,從1964年11月到1965年1月,他又寫成“詩詞二十七首”。毛澤東看后,認為這些詩詞比前十六首“略有遜色”;在詩詞首扉頁上批示:“有些地方還有些晦澀,中學生讀不懂。唐、五代、北宋諸家及南宋某些人寫的詞,大都是易懂的。”

        1964, 1965兩年間,毛澤東先后為胡喬木修改過40多首舊體詩詞。他像老師批改作文一樣,在詞旁寫下許多批注,在不少句子旁邊批有“好句”、“宜改”、“改得好”等語,還有一處批道:“要造新詞,天堂、霓裳之類,不可常用。” 提醒胡喬木少用難懂的舊詞,避免晦澀,使詩詞做到明白通徹。毛澤東對詩詞字句的修改,都是經過反復斟酌后才敲定的,雖是一字一詞之改,卻能使詩詞增色不少,氣魄大了,氣勢也壯了;另一方面卻更流暢,更易讀易懂了。為了此事,江青曾指責胡喬木:“你的詩詞,主席費的心血太多,簡直是主席的再創作。以后不許再送詩詞給主席,干擾他的工作。”

        毛澤東對胡喬木詩詞的修改,尤其重視詩詞的結句,因為結句通常是全詩詞意思的中心所在,寫得好就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例如,胡喬木寫的《菩薩蠻·中國原子彈爆炸》(毛澤東把題目改為《菩薩蠻·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原子彈爆炸》),其中的《其五》篇最后結句原為“魔盡凱歌休,濯纓萬里流”,毛澤東改為“魔倒凱歌高,長天風也號”。胡喬木讀后十分感慨:“末兩句改得氣魄大多了,原來有些消極。”另外,《其二》篇最后結句,原為“風景異今宵,長歌意氣豪”,毛澤東改為“情景異今宵,天風挾海潮”,意境之差別,高下立判。類似的改句還有很多,胡喬木心銳誠服地說:經過毛澤東修改后的句子和單詞,確實生色不少,就“像鐵被點化成了金”。

        胡喬木在接近自己生命終點時,回顧毛澤東對他的關懷,培養和教育,發出了出自肺腑的感念:“我對毛澤東同志的感激,難以言表。”他在詩集《人比月光更美麗》1992年9月25日再版完稿中,仍不忘表達對毛澤東的真摯情感:“現在公布這幾段文字,完全是為了紀念和緬懷毛澤東同志在我學習寫作詩詞過程中給予的熱情指導、鼓勵和愛護,以及我衷心銘記的感激之情。”這時距離他生命的終點,只有短短3天了。

        在事實的陽光下,謠言成了映照出造謠者無恥嘴臉的鏡子;而偉人的“誨人不倦”,則耀出更加動人的光輝。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