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文化

      黃奇石:管子說石——《說石叢稿》第十集:《諸子說石》(上)之一

      時間:2024-02-28 22:19:24  來源:橘子洲頭  作者:黃奇石

      管子說石

      ——《說石叢稿》第十集:《諸子說石》(上)之一

        (一)管仲其人;

        (二)《管子其書》;

        (三)毛主席談管仲;

        (四)管仲說石;

        (五)“管仲說石”簡評。

      圖片1.jpg

        (一)管仲其人:

        管仲(?——前645年),姬姓,管氏,名夷吾,字仲,潁上人(今安徽省潁上縣),傳說為周穆王的后代。

        他姬姓,與周王族同宗,傳說或非無據。管仲的父親管莊是齊國的大夫。父死后家道中落,到他一代,已成貧民。春秋初“禮崩樂壞”,貴族士大夫跌入貧民階層是常態。

        為了謀生,管仲與好友鮑叔牙一起經商,做小本生意。當時,“士、農、工、商”,商人地位最低。

        管仲大名鼎鼎,被稱為“春秋第一宰相”。他輔佐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第一霸主”。

        從一介貧士,到登上宰相之位,管仲一生,充滿傳奇,也并非一帆風順。

        他先從商,三次都失敗了;又去從軍,三次當了逃兵;后與鮑叔牙一起從政,一開始又站錯了隊。鮑叔牙輔佐的是公子小白——齊桓公,而他輔佐的是其對立面,與之爭國君之位的公子糾。

        公元前698年,齊僖公去世,在位三十三年,留下三個兒子:諸兒、公子糾和公子小白。齊僖公死后,儲君諸兒即位,為齊襄公。

        齊襄公在位期間,荒淫無道,與其異母妹文姜亂倫,派彭生殺害妹夫魯桓公,而后再殺彭生以向魯國交代。

        管仲預感齊國將發生內亂,因公子糾生母是魯公的女兒,便護送他到魯國避難。

        齊襄公十二年(前686年),公孫無知殺齊襄公篡位為君,齊襄公的另一弟弟公子小白逃亡出國避難。不久,齊人殺了篡位的國君公孫無知,要重立國君。

        兩個逃亡在外的公子,都想回國奪取國君之位。

        魯莊公派兵護送公子糾回國,卻發現公子小白已經先行出發,便命管仲率人馬半路截擊。管仲等公子小白一行車馬走近,一箭射去,公子小白應聲倒下,口吐鮮血。管仲以為公子小白已死,不再追殺。

        其實公子小白并沒死。管仲一箭射中的只是他的銅衣帶勾。公子小白為迷惑敵手,咬破舌頭,吐血裝死。

        鮑叔牙快速護送公子小白離開險境,并先行趕到齊都臨淄。齊國正卿高氏和國氏都一致擁立公子小白為國君。公子小白順利地登上君位,后來成為春秋第一霸主——齊桓公。

        公子小白捷足先登,登基就位。魯公大怒,舉兵犯齊,要替公子糾奪回國君之位。齊、魯交兵,魯國大敗。齊兵攻入魯境。魯公為免滅國,訂了城下之盟,答應齊桓公提出的條件:殺了公子糾,將管仲等附逆送交齊國。

        管仲被囚之際,命懸一線。在鮑叔牙一再勸阻下,公子小白——齊桓公饒了管仲一命。齊桓公想拜鮑叔牙為相,鮑叔牙說:“管仲才華十倍于我”。他對齊桓公詳細介紹管仲非凡的才能,認為管仲不但能幫齊國富國強兵,并能匡合諸侯,讓桓公當上春秋“第一霸主”。

        齊桓公召見管仲,問其治國方略。君臣推心置腹,談了三天三夜,十分投緣。

        管仲從政治、經濟、軍事、法律、道德等諸多方面,闡明“富國強軍”、“稱霸天下”’之路。

        他首先強調物質經濟方面的重要性,“通貨積財,富國強軍”“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同時,他又強調精神道德方面的重要性:“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四維:禮、義、廉、恥)(《管子-經言-牧民第一》)

        齊桓公心悅誠服,頗有相見恨晚之感,用隆重禮儀聘任管仲為上卿,拜他為宰相,并尊其為“仲父”。

        管仲與齊桓公,從生死冤家變成同心協力的君臣,這不能不說是春秋政壇的一個奇跡。

        奇跡的產生,靠的是什么?除了管仲自身的能力之外,便是知交好友鮑叔牙始終如一的保護和舉薦。

        這就是傳頌千古的“管鮑之交”。

        他早年與鮑叔牙合伙做生意。有伙計發現,分紅分錢時管仲那一份總比鮑叔牙多,便告訴鮑叔牙。鮑叔牙說,他家窮較困難,多分點是應該。

        他早年也當過兵、上過戰場,但一有危難,他見勢不妙,就先溜回家。很多人都說管仲貪生怕死,是膽小鬼。鮑叔牙便替他解釋說:他不是膽小鬼。他家有老母,他如果死了,誰來照顧老人?

        他從政也頗為曲折,一開始就選錯了人、站錯了隊。

        管仲之所以能死里逃生、咸魚翻身,全依仗鮑叔牙。千古傳頌的“管鮑之交”,也是管仲的傳奇性之一。

        管仲的傳奇性之二,是物質層面的。他善于用商品流通手段克敵制勝。

        齊國地處山東半島西部,遭南北兩大強敵的夾擊:北邊是北狄山戎,南邊是荊蠻楚國。

        管仲提出不可兩面出擊,先擊退北狄山戎,再回頭對付楚國。

        他針對山戎小國盛產鋒利刀劍,便以高價收購。這樣一來,對山戎產生兩個致命的后果:一是武器儲備幾乎被收購一空;二是農夫為求厚利,全去鍛造武器,誤了農時,收成幾無。

        管仲一看時機到了,便下令封鎖邊境,一粒糧食也不許運出,否則以資敵論罪。山戎民心慌慌、軍無斗志。管仲便乘機舉兵進擊,山戎大敗,逃向北邊大漠。

        此戰徹底消除北狄山戎的邊患。連看不起管仲的孔子(說他“不知禮”),也不得不承認:“微管仲,吾皆披發、左衽矣。”意思是:“如果沒有管仲,我們全都變成披發左衽的夷狄了。”(漢族上衣開右衽,夷狄開左衽。)

        擊敗了北狄,管仲用同樣的貿易戰手段對付南邊強敵楚國。

        楚國地廣物豐,云夢一帶盛產山鹿與茅草。管仲以高價收購這兩種特產。楚民為獲取連做夢都沒想到的高利潤,放下農活,將大量山鹿與茅草販運入齊國。當糧食嚴重欠收時,管仲便封鎖齊、楚邊境,迫使楚向齊國高價買糧救民,且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與中原諸列國共尊齊桓公為“霸主”。

        而齊國因高價收楚國山鹿與山茅兩樣特產,國庫自然虧空不少。齊桓公擔心無力支付朝見周王、與諸侯會盟的龐大開支,向管仲問計。管仲早已盤算好了,於是妙計疊出。

        《管子-輕重丁-第83》記載了管仲的兩個理財的計謀:“石壁謀”與“青茅謀”:

        其一、“石壁謀”。

        管仲說:“主公,請下令招聘一批玉匠,將齊地的甾(上加‘草’)石,按標準雕制成一塊塊的石璧,一尺長的定價一萬錢,八寸的定價八千,七寸的定價七千,珪璧定四千,大孔璧定五百。”定名為“石破天驚”璧。

        各種不同規格、價錢的石璧完成之后,管仲西行來到洛陽,朝見周天子。管仲說:“我國君主打算率領諸侯們前來朝拜先王的宗廟,一者可以觀摩學習周禮,二者也能為大王助威。”

        天子滿心歡喜,一口答應。

        管仲又說:“請大王發令,凡是來朝拜先王宗廟的諸侯,都必須帶上齊國的‘石破天驚’璧,作為獻給大王的貢禮,否則,不準入朝。”

        天子便向列國發出了號令。諸侯們一般很少有機會參觀朝拜天子先王的宗廟,機會難得。于是,諸侯們都載著黃金、珠玉、糧食、彩絹和布帛,紛紛趕到齊國,爭著搶購“石破天驚”璧。就這樣,齊國的石璧流通于天下,天下的財物流歸于齊國。齊國富得流油,連續8年沒有征收賦稅。

        其二、菁茅謀。

        齊桓公認為周天子財用不足,向諸侯征賦稅也都不服從,問管仲有沒有什么辦法解決?

        管子回答說:“長江、淮水之間,出產一種三條脊梗直貫到根部的茅草,名叫菁茅??上茸屩芴熳优扇藢⑦@一帶看守起來,再通令天下,說周天子要到泰山祭天,凡隨天子去祭天的,都必須攜帶一捆菁茅,作為祭祀之用的墊席。沒有菁茅的,不得入內。

        諸侯是沒有資格祭天的,所以機不可失,誰都愿意去。諸侯們便紛紛裝載黃金趕來,爭先恐后地去江淮產地搶購。菁茅的價格一時上漲了十倍,一捆可以賣到百金。天下的黃金就像潮水般流入周朝國庫。周天子三天之內賣茅草的錢,足夠他花銷幾年。此事辦成之后,周天子一連七年都沒向諸侯索取貢禮。

        管仲商人出身,打這種小算盤以得到大利潤,對他是熟門熟道。

        他更大的作為是發展工商業。為此,他可謂挖空心思,用盡一切辦法,制定了很多優惠條件,包括車馬、糧草、住宿等諸多方面,以吸引列國商人。他甚至用官方名義開辦妓院(歷代官、私青樓妓館都尊管仲為“祖師爺”)。

        管仲任宰相四十年間,齊國工商業極大發展,臨淄成為當時最為繁榮的商業大城市。街頭車水馬龍,商人摩肩接踵。

        管仲在內政外交上也都卓有成就。他對內發展工商、漁鹽、冶鐵,按照土地的好壞來征收租賦,力避“貧富懸殊”。他舉賢任能,制定選拔人才的制度。對外推行“尊王攘夷”的策略,擁護周天子,“挾天子以令諸侯”,與各諸侯國會盟,實現了“九合諸侯,一匡天下”。

        作為春秋最為杰出的政治家,管仲一生的傳奇,當然不止是上述這些??梢哉f,他從一介貧士登上宰相高位,本身就是個傳奇。

        管仲早年雖與鮑叔牙義同金蘭之誼,卻也站錯過隊、認錯了人,差一點丟了性命,后歷經政壇風雨的歷練,晚年已十分嫻熟、老道,別具識人之眼力。

        他臨終時,齊桓公問:“仲父還有什么要交待的?”他推薦了可接他相位的人才,又提醒桓公說,主公身邊的“三貴”——豎刁、易牙、開方——實為三個小人,不可再用,應將其除掉,以絕后患。

        桓公沒聽他的,認為豎刁從小入宮、對他盡心服侍;易牙善烹飪、做得一手好菜;開方是衛國公子,將衛國兩位公主——衛長姬、衛少姬獻給他?;腹粚⑷粟s走(半年后又都讓他們回來)。到了桓公年老病重,三人與衛公主勾結,廢立太子?;腹耆淮?ldquo;三貴”所控制,最后甚至得不到飲食,終為其所害,死得很慘。一代霸主,竟不得善終,只因為沒有聽管仲臨終的諫言。

        當然,管仲也不是天才。無論經商、從軍或從政,他也一再失敗過。

        不過,鮑叔牙都一再為他辯護,認為不是他能力不足,而是“運氣”未到。當管仲輔佐公子糾失敗、死到臨頭時,鮑叔牙不僅力保他免遭一死,甚至將相位讓給他,使他輔佐原先的政敵齊桓公,終成一代霸業。

        管仲對鮑叔牙始終心存感激,一再對人說:“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叔牙也。”

        常言“人無完人,金無足赤”。管仲也非完人。他為人所垢病的是貪圖享受、生活奢侈。他建了豪華的官邸與豪宅,內有“反坫”、“三歸臺”、妓院等游樂場所。(“管仲富擬于周室,有三歸、反坫,齊人不以為侈。”(《史記·管晏列傳》)

        “三歸臺”,是三座高臺,供觀賞游玩之用。“反坫”,堂屋兩柱間設有土臺,供放置酒器之用。依周禮,諸侯才有“三歸”和“反坫”。管仲只是卿大夫,不應享有。

        (“三歸”,婦人出嫁曰“歸”。管仲娶三姓之女,故曰“三歸”。)

        所以,主張“克己復禮”的孔子便說他“不知禮”??鬃訛榇诉€批評他不節儉、過于奢靡?!墩撜Z·八佾》:或曰:“管仲儉乎?” 子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有人問:“管仲節儉嗎?”孔子說:“管氏有‘三歸’,官務不管,怎能是節儉?”)

        評價歷史人物,我們完全不必“為賢者諱”,更不能把他的毛病也說成優點。然而,遭孔子指責的管仲之所以仍然為齊人景仰(“齊人不以為侈”),更成為諸葛亮等有大志于天下之人心中的典范,總有其非常人不可及之處吧?

        他確實有杰出的治國之才,在長達四十年為相期間,讓齊國強大起來,讓齊民過著較前富足的日子,除了孔子、孟子對他有“不知禮”“不節儉”的非議之外,歷朝歷代凡有宏圖大志的人,從諸葛亮到魏征、從李白到蘇東坡,哪一位不是以他為善于“治國”的典范而頂禮膜拜?這也許是所謂“一美遮百丑”吧。

      圖片2.jpg

        管仲的治國理念及實踐,在春秋初的齊國獲得巨大成功,贏得廣泛的贊譽,影響巨大而深遠。到了春秋末年,其道德層面——“禮義廉恥”四維——為孔子所吸收,發展成為“儒家”的“仁義”倫理;到了戰國末年,其法制方面為“稷下學派”的荀子(稷下學宮三屆“祭酒”,相當于今之校長)所吸收,“寓法于儒”,發展為韓非子為代表“法家”思想。

        諸子百家中,管仲應歸于哪一家?

        嚴格說來,管仲哪家也不是,屬于雜家:他既非純儒家(儒家輕視物質生產,片面強調禮制與人倫道德),亦非純法家(法家輕視道德教化,片面強調法制、刑律)。管仲是“儒、法兼融”、物質與精神并重的。他的思想既是儒家的源頭之一,也是法家的濫觴之一。

        (二)《管子》其書:

        《管子》原有86篇,至唐代佚失10篇,今存76篇,是以齊國稷下學宮中“管仲學派”家為主兼及其他各家各放思想的著述總集。內容涉及哲學、政治、經濟、軍事、天文、歷數、輿地、農業等,幾乎囊括了春秋戰國到秦漢之際各家思想及各學科的知識。

        《管子》一書不是管仲寫的。

        現代學者認為,春秋時沒有私人著作(羅根澤《諸子考索》)。管仲也不像孔子與墨子,當過老師,身后有學生為他們記錄、編纂生前言論。(《論語》有“子曰”,《墨子》有“子墨子曰”,都是學生對老師的尊稱。這些《管子》都沒有。)

        因此,晉代傅玄說:“管仲之書,過半便是后之好事者所加。”他還承認有一半是管仲的。到了宋代,朱熹干脆認為《管子》“非管仲所著”。理由是管仲根本沒閑功夫著書。寫書者都是些“不見用”、閑著沒事干的人。

        那么,《管子》一書其真正的作者又是誰呢?它總不會與管仲一點瓜葛也沒有吧?

        我們先看它流傳的脈絡。

        最早提到《管子》一書的是韓非子。他是荀子的學生,是齊國“稷下學宮”的高材生。他在《五蠹》篇中說:“今境內之民皆言治,藏商、管之法者,家有之。”可見戰國末年,《管子》一書已廣為流傳,境內之民幾乎家家都有。

        到了漢代,讀《管子》的學者就更多了。司馬遷《史記-申管列傳》:“吾讀管氏《牧民》《山高》《乘馬》《輕重》《九府》。。。。。。詳哉其言也。”到漢成帝時,劉向受命整理古籍,也包括《管子》。他在《管子敘錄》中說,從564篇中,刪定為86篇,成為《管子》的母本。

        這86篇中,《經言》中的《牧民》《形勢》《權修》《乘馬》是記錄管仲言論的,為管仲遺說;《大匡》《中匡》《小匡》為記錄管仲行跡的。這兩部分有關管仲言行的記錄,應產生于春秋時期。其他部分則屬于雜說,應產生于戰國到西漢年間。

        顧頡剛認為《管子》應是屬“稷下叢書”性質。馮友蘭認為是“齊國稷下學者的著作總集”。郭老認為:“《管子》一書乃戰國、秦、漢文字總匯。秦漢之際諸家學說尤多匯集于此。”

        我認為,《管子》為稷下學者叢書一說較為可信。管仲是齊之名相,居相位41年,影響深遠。“稷下學宮”乃齊桓公霸業繼承者齊威王創辦的“官學”,推崇管仲治國理念是必然的。(據郭老的考定:《管子·弟子職》篇當是稷下學宮的學生守則。)

        郭老之“戰國、秦漢文字總匯”說過于寬泛:戰國曾風行楊、墨,秦尤重法家,漢初則崇黃老,武帝時尊儒。但郭老也說出《管子》一大特征,那就是“雜”,取雜家之說:既有道家、法家,又有治國、理財;既有陰陽五行,又有用兵之道。此外,還有天文、地理、水利、醫農等等。

        管仲的哲學思想,以道家為核心。這已是學界共識?!稘h書-藝文志》將《管子》列為道家,恐亦據于此。

        管仲的政治思想,歷代學者大都將其作為法家。他又有其特點,屬“齊法家”。他將儒家的“德治”與法家的“法治”結合起來,“以儒入法”,獨樹一幟。

        管仲的經濟思想是《管子》一書的重心,共有二十余篇涉及經濟,占全書近三分之一。其目標是“富國富民”:“民富君無與貧,民貧君無與富。”其前提是發展生產,重農而又不輕商。管仲在分配上也表現出極其難得的“均齊貧富”的理想,主張國家輕征薄斂、“均分地力”、與民“分貨”。

        可以說,《管子》一書是齊國稷下學府“管仲學派”的結晶,也是“齊文化”的精華所在:政治上選賢授能,經濟上農、商并重,思想上道、法、儒兼融,學術上更是兼收并蓄,成為道、法、儒、陰陽、名、兵、農等諸子百家思想的薈萃。

        郭老在建國初的五十年代,花了兩年多時間,完成《管子集?!钒偃f字以上的巨著。他一絲不茍,反復誦讀,使之成為《管子》校釋方面的集大成之作。他自然也是為了“古為今用”,使這部名著對新中國有所裨益。當時,他人在高位、身兼數職,且已是五十多歲的老人了。這種精神與使命感是很了不起的。

        (三)毛主席談管仲:

        一個頗為奇怪的現象:一代偉人毛主席縱論古今人物,卻對“春秋第一宰相”管仲談得很少,今見記載的只有兩三處之多。

        一處是早年學生時代,以“二十八畫生”征友,應者僅羅章龍一人。毛大為欣喜,囑羅章龍以后常見面,還說:“愿結管鮑之誼。”

        羅章龍寫了一首詩《定王臺晤二十八畫生》:

        “白日東城路,嫏嬛麗且清。

        風塵交北海,空谷見莊生。

        策喜長沙賦,騷懷楚屈平。

        風流期共賞,同證此時情。”

        1918年4月,毛組織新民學會會員在長沙北門外平浪宮聚餐,為羅章龍去日本留學餞行。

        毛用‘二十八畫生’的筆名寫詩一首相贈,題為《送縱宇一郎東行》(羅之化名):

        云開衡岳積陰止,天馬鳳凰春樹里。

        年少崢嶸屈賈才,山川奇氣曾鐘此。君行吾為發浩歌,鯤鵬擊浪從茲始。洞庭湘水漲連天,艟艨巨艦直東指。無端散出一天愁,幸被東風吹萬里。丈夫何事足縈懷,要將宇宙看稊米。滄海橫流安足慮,世事紛紜從君理。管卻自家身與心,胸中日月常新美。名世于今五百年,諸公碌碌皆余子。平浪宮前友誼多,崇明對馬衣帶水。東瀛濯劍有書還,我返自崖君去矣。”

        毛主席擇友向來很嚴,用管仲和鮑叔牙為喻表達心愿,可見他對羅章龍的認可與看重??v觀偉人一生,主動欲結“管鮑之誼”的,僅羅章龍一人而已。

        另一處是建國后,部隊復員軍人效管仲、諸葛亮“屯墾戍邊”。

        1955年元旦,他在與王震討論退伍軍人的安置問題時說:“可以組織屯墾戍邊嘛。中國古代就有屯墾制,管仲搞過,諸葛亮在漢中也搞過呢。開荒就業,治療戰爭創傷,鞏固邊疆,應該是個好辦法。”

        還有一處是,新中國成立之初,1949年,我們黨堅決查處了貪污公款的劉青山和張子善。當時,毛澤東說過一段耐人尋味的話:“治國就是治吏,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將不國。如果臣下一個個都寡廉鮮恥,貪污無度,胡作非為,而國家還沒有辦法治理他們,那么天下一定大亂,老百姓一定要當李自成。國民黨是這樣,共產黨也會是這樣。”

        以上三處也都只是就事論事,一是贊賞“管鮑之交”,二是軍隊“屯田墾荒”(新疆建設兵團和北大荒兵團就是從中借鑒辦起來的。)三是談“回維不張,國將不國”。毛主席并未對管仲有總體評價。

        為什么?大概有兩個原因:

        一是獨特的歷史觀。毛認為“史識”就是要善于辨別風向(讀劉晌——晌字右為句——《舊唐書-劉子玄傳》):“唐朝有個劉知幾,是個歷史學家,主張寫歷史的人要有三個條件:才、學、識。他說的識,就是辨別風向問題。”

        他運用辯證唯物史觀來評價歷史人物,就往往得出與眾不同的評價,如對秦始皇與孔子:“我這個人比較有點偏向,就不那么高興孔夫子,看了說孔夫子是代表奴隸主、舊貴族,我偏向這一方面,而不贊成孔夫子是代表那個時候新興地主階級。”(1968年10月在八屆十二中全會閉幕式的講話)“我贊成郭老的歷史分期,奴隸制以春秋戰國分界。但是不能大罵秦始皇。”

        秦始皇與孔夫子,區別在于統一與復古。

        還有對商紂王,看法也與歷代史學家的俗見不同:“把紂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壞人是錯誤的,其實紂王是個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經營東南,把東夷和中原的統一鞏固起來,在歷史上是有功的。”(1958年11月讀書后談話)他對反對紂王的比干、箕子、微子看法都不好:“他這個國為什么分裂了?就因為這三個人都是反對派。而微子最壞,是個漢奸。他派兩個人作代表到周朝請兵。”(1959年6月與吳芝圃等人的談話)。

        區別也在于統一與分裂。

        落實到管仲身上,在“禮崩樂壞”的春秋時,代表奴隸制的周王朝已無可挽回地走向滅亡。這個時侯,管仲提出“尊王攘夷”顯然有些不合時宜(春秋時“王”只有周王,其余的都是“諸侯”,最高爵位是“公”。至戰國諸侯才紛紛稱“王”。)歷史觀保守的孔夫子就特別強調“華夷之變”。

        從歷史大趨勢上看,誰能代表新興地主階級的利益,誰能走向封建制,統一天下,誰就是符合時代潮流。顯然,管仲做了些法家式的改革,特別在土地分配上,但還不徹底,未能讓齊國實現統一天下的目標。所謂“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只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另一種夸張的說法,并未真正“一匡天下”。在這點上,連孔子都說他“器小”,只是稱“霸”而未能稱“帝”,留到三百年后的秦始皇來完成。

        不過,這也許是時代的原因而非個人的能力。雖說“春秋無義戰”,但春秋時列國還是尊周天子為“共主”的,誰也不想當“亂臣賊子”、挨后人唾罵,能“挾天子以令諸侯”、爭得“霸主”地位就無尚榮光了。整個春秋時期,“五霸”敢于向周天子“問鼎”也只有楚莊王一人。

        (關于春秋五霸的說法,大體有兩種:其一,《史記索隱》等認為是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莊王;其二,《荀子》認為是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吳王闔閭、越王勾踐。)

        “攘夷”也有二重性:好的一面是保護中原百姓的安全及經濟的發展,不好的一面是隔絕民族間的交往與融合。統一則必然走向民族的融合。

        四方的所謂“夷”本都是華夏民族的一部分:黃帝本屬北狄,堯舜皆是東夷,南蠻百越是蚩尤、大禹,西戎則衍生周之姬、姜??鬃拥?ldquo;華夷之辨”是一種不利于統一的狹窄的歷史觀。管仲的“尊王攘夷”也大致如此。

        第二個原因是純屬個人的品行。毛主席一再強調“觀人要看大節”(讀司馬光《資治通鑒-漢紀》),對管仲也不會例外。

        盡管管仲宣稱:“四維不張,國必滅亡”。但這是說給別人聽、要別人去做的,自己并不想照此執行。就像蔣介石開展“新生活運動”,提倡“忠孝仁愛”,自己卻一樣也沒有。不“抵抗主義”,哪來“忠孝”?殺人無數,何談“仁愛”?

        “四維”是什么?“禮、義、廉、恥”。管仲個人同樣也一樣沒做到。

        先說“禮”。他生活奢侈,有些甚至等同并超過齊桓公。所以孔子說他“不知禮”,沒說他“無禮”還是客氣的。

        再說“義”。管仲本是輔佐公子糾的。按儒家要求,主子敗亡,你沒殉死,已是不夠仗義,后來而轉向輔佐政敵公子小白——齊桓公,更是大不義??鬃又v“仁”,孟子講“義”。孟子是宣傳“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的,難怪一提起管仲,總是一臉不屑。

        再說“廉”。為官前,他與鮑叔牙合伙做生意,家窮出資少,本應少分卻多分。平日里偷偷摸摸占點小便宜事也不少。為官后特別是當了宰相后,生活奢華、幾無節制。相府里“三歸臺”“坫臺”都越軌,甚至連妓院都開了。“廉潔”“廉政”對于管仲而言,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最后說“恥”。為發展工商業,利用一切經濟手段無可厚非,但為招攬列國富商,大開官辦妓院就不算是“知恥”的行為了。

        妓院殘害底層婦女,歷來為人垢病與痛恨。中外皆有,臺灣叫“無煙囪工業”,日本叫“歌舞伎町”,荷蘭等西方叫“紅燈區”,賺的都是不干凈的錢。但妓院卻屢禁不絕,全因主政者“鮮廉寡恥”。

        北京剛解放,一夜毛主席乘車外出,見妓院門口老鴇當眾毒打不愿接客的雛妓,極其憤怒。當即命令市長彭真、公安部長羅瑞卿連夜取諦全市所有的妓院。一夜之間,224家妓院關門,1200多名妓女得到解放,由8處教養所收留。

        管仲得了個妓院“祖師爺”不光采的稱號,自然更是得不到毛主席的肯定的。

        毛主席很重視人的品格修養,贊揚“臨大節而不虧”。而“禮義廉恥”,“國之四維”,都是大節。

        不能不承認,除了不能輔助齊桓公成為統一天下的“共主”而只是獨霸一方的“霸主”之外(《論語·八佾》:子曰:“管仲之器小哉!” )管仲大節上是有虧的。他自然不能像墨子一樣得到偉人的喜愛和高評。

        (四)《管子》說石

        1、經言-形勢第二:

        山高而不崩,則祈羊至矣;淵深而不涸,則沉玉極山矣。

        【注】

        祈羊,用羊祭祀。

        沉玉,用玉祭祀。

        【釋】山雖高而不崩塌,因用羊祭祀之故;潭淵雖深而不干枯,全靠用祭玉沉于水中之故。

        上古先人持“泛神論”觀點,山川皆有神,常用羊祭山、用玉祭江河(祭時將禮玉拋于水中,故稱“沉玉。”)

        2、外言-宙合第十一:

        “毋邇其求”,言上之敗,常貪于金玉馬女。

        【注】毋,不要。邇,近。

        【釋】別接近你的欲望、祈求。此言的意思是,主上的失敗,常過于貪欲那些金銀、寶玉、駿馬、美女。

        3、外言-樞言第十二:

        王主積于民,霸主積于將士,衰主積于貴人,亡主積于婦女珠玉。故先王慎其所積。

        【注】

        王主,行王道之君主。

        霸主,行霸道之君主。

        衰主,衰落之君主。

        亡主,敗亡之君主。

        【釋】

        行王道之君主,聚集的是民眾。

        行霸道之君主,招集的是將士。

        衰落之君主,收羅的是顯貴。

        敗亡之君主,搜集的是美女珠玉。

        4、外言-樞言第十二:

        國有寶、有器、有用。城廓、險阻、蓄藏,寶也;圣智,器也;珠寶,末用也。先王重具寶器而輕其末用,故能為天下。

        【注】

        寶,寶藏。

        器,器度。

        用,財寶。

        【釋】

        國家有寶藏、有器度、有財用。城廓、關隘、藏糧,是國之寶藏;圣賢智慧,是國之器度;珍珠寶玉,才是最末的用途。先王看重國之寶藏、器具而看輕珠玉,所以能治理天下。

        5、外言-八觀第十三:

        故曰:時貨不遂,金玉雖多,謂之貧國也。故曰:行其山澤,觀其桑麻,計其六畜之產,而貧富之國可知也

        【注】

        時貨,適時的貨物。

        不遂,不順暢。

        六畜,牛馬羊、豬犬雞。

        【釋】

        所以說,四季貨物不流通,金銀寶玉雖多,也當它是窮國。所以說,巡行一國的山林湖泊,觀察它的桑麻,計算它六畜的產量,國之窮富就知道了。

        6、外言-法法第十六:

        故赦者,奔馬之委轡;毋赦者,痤疽之砭石也。

        【注】

        赦,赦免。

        孌轡,脫韁。

        痤疽,癰。

        【釋】

        所以說赦免罪犯,如同奔馬脫去韁;不赦免,則如同痤癰用砭石醫治。

        管仲是不贊成赦免的,認為有小利而有大害,后患無窮。

        7、外言-法法第十六:

        蹈白刃、受矢石、入水火,以聽上令。

        【注】

        矢、石,箭、石。

        【釋】

        百姓踏著刀刃、冒著箭石、赴湯蹈火,聽從君上的命令。

        8、內言-小匡第二十:

        管子對曰:“士農工商,國之石民也,不可使雜處。”

        【注】

        石民,柱石之民。

        雜處,混雜居住。

        【釋】

        管子答道:“士農工商,國之柱石,不可讓他們混雜居住。”

        管仲的意思是,四民各有專工,一混住不便管理,互有干攏。

        9、內言-霸形第二十二:

        大鐘鳴,桓公視管仲曰:“樂夫,仲父?”管子對曰“此臣之所謂哀,非樂也。臣聞之,古者之言樂于鐘磬之間者不如此。言脫于口,而令行于天下;游鐘磬之間,而無四面兵革之憂。”

        【注】

        鐘,編鐘,銅鑄。

        磬,編磬,磬石制。

        【釋】

        大編鐘鳴響,桓公瞧著管仲問:“快樂嗎,仲父?”管仲答道:“這正是臣感到悲哀、而不是快樂之處。上古之人所說樂于鐘磬之間,不是這樣的。一言既出,令行天下;游樂于鐘磬之間,而四面無兵革戰亂之憂。”

        管仲的意思是提醒桓公還不到玩樂的時候。

        10、短語-侈靡第三十五:

        故賤粟米而如敬珠玉,好禮樂而如賤事業,本之始也。珠者,陰之陽也,故勝火;玉者,陽之陰也,故勝水。其化如神。故天子臧珠玉,諸侯臧金石,大夫畜狗馬,百女生臧布帛。

        【注】

        本之始,人的本性一開始(便如此)

        臧,藏。

        【釋】

        所以(人)輕賤粟米而敬重珠玉,喜好禮樂而看輕本業。這是人性的初衷。珍珠,生于水,屬陰,又有陰陽面,陰之陽。水能勝火;玉生于山,屬陽屬火,又有陰陽面,陽之陰,火能勝水。其變化有神通。所以天子藏珠玉,諸侯藏金石,大夫養狗馬,百姓藏布帛。

        這里管仲從人的本性愛好出發,提出他的“侈靡”觀,認為侈靡不是什么壞事,越尊貴的人收藏越高級。

        珠玉變化如神的說法當然是沒影兒的事,但從經濟角度看,“侈靡”能刺激消費從而促進生產,卻也有一定道理。

        總的看,上層貴族的侈靡卻是社會的疽癰,必帶來滅國亡身之禍。

        11、短語-侈靡第三十五:

        辱知神次者,操犧牲與其圭壁,以執其?(上部為“口口”,下部為寶蓋下一“斗”),家小害,以小勝大。

        【注】

        辱,通蓐,訓為厚。

        ?(,上部為“口口”,下部為寶蓋下一“斗”),酒器。

        家,通嫁,訓為轉移。

        圭,上有尖頂的長方型禮玉,一般表示身份,后代或演變為奏板。

        璧,圓型,形薄,中有圓孔。

        【釋】

        深知神之次序者,操持獻祭的牛羊豬與圭璧,手執酒器,轉移小禍害,勝似成大禍害。

        12、短語-白心第三十八:

        道之大如天,其廣如地,其重如石,其輕如羽。民之所以,知者寡。

        【注】(略)

        【釋】

        道之大如天宇,其廣如大地,其沉重如石頭,其輕飄又如羽毛。

        13、短語-水地第三十九:

        (水者)集于天地而藏于萬物,產于金石,集于諸生,故曰水神。

        【注】(略)

        【釋】

        水聚集于天地間,藏于萬物之中,產生于金石之內,匯集于諸種生命體內,所以說水有神。

        14、短語-水地第三十九:

        夫玉之所貴者,九德出焉。

        夫玉溫潤以澤,仁也。鄰以理者,知也。堅而不蹙,義也。廉而不劌,行也。鮮而不垢,潔也。折而不撓,勇也。瑕適皆見,精也。茂華光澤,并通而不相陵,容也。叩之,其音清搏徹遠,純而不殺,辭也。

        是以人主貴之,藏以為寶,剖以為符瑞,九德出焉。

        【注】

        鄰,當作粼,清澈。

        蹙(音促),皺,屈折。

        廉,清正。

        劌(音貴),刺傷。

        瑕適,瑕疵。

        精,通“情”,誠實。

        搏,當作“揚”。

        殺,當作郗(左下布為“郁”),雜錯,混亂。

        辭,郭沫若:治也,理也,謂條理也。

        【釋】

        玉之所以可貴,表現有九德:

        溫和而潤澤,是仁愛;

        清沏而有紋理,是智慧;

        堅硬而不屈折,是義氣;

        廉正而不傷人,是品行;

        鮮麗而無污垢,是純潔;

        可折斷而不屈撓,是勇敢;

        瑕疵全都顯現,是誠實;

        茂華而有光澤、相通而不相欺凌,是寬容。

        叩擊,聲清揚而遠聞、音純正而不雜亂,是條理分明;

        所以,君主對玉很珍貴看重,收藏當寶貝,剖開作為神符祥瑞。全因為玉有九種品德。

        管仲是春秋初提出“玉有九德”的第一人:“仁、智、義、行、潔、勇、誠、容、理”。春秋晚為孔子所繼承與發揚,發展為“十德”“十二德”“十三德”(把五行——仁、義、禮、智、信)——湊齊了)

        管仲“九德”之功,功不可沒。后來的“君子比德于玉”也源于此,為玉文化的精神內含作一高度概括的總結。他在石文化史上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15、短語-五行第四十一:

        睹庚子金行御,天子攻山擊石,有兵作戰而敗,士兵,喪執政。

        【注】

        睹,遇上。

        庚子,庚子日。

        金行御,按金之行事(五行之一)。

        攻山,開山。

        擊石,炸石開礦。

        【釋】

        遇到庚子日,應按金之行來行事。如果天子開山挖礦,出兵作戰就會失敗,士兵死亡,執政的人也喪失了。

        16、雜篇-禁藏第五十三:

        (紂王)馳獵無窮,鼓樂無厭,瑤臺玉圃不足處,馳車千乘不足乘,女樂三千人,鐘石絲竹之音不絕。

        【注】

        瑤臺,傳說西王母居所,瑤玉筑的高臺。在昆侖山。

        玉圃,玉裝飾的花圃。

        鐘,編鐘;石,編磬。

        絲,弦樂,如琴瑟;竹,管樂,如笙簫。

        【釋】

        (紂王)游獵無窮止,對鼓樂不感厭倦,瑤臺玉圃也不足他居住,車馬千輛不夠他乘坐,女樂三千人,鐘石絲竹之音不絕于耳。

        17、雜篇-地員第58:

        磊山白壤18施,百二十六尺而至于泉,其下駢石,不可得泉。

        【注】

        磊山,石頭山。

        白壤,白膏泥。

        施,“管仲之匡天下也,其施七尺”。18施,126尺。

        駢石,相連的大石頭。

        【釋】

        石頭磊磊的山土,白泥下挖126尺,可挖到泉石。但下面如有大石頭相連,則不可能挖到泉水。

        這是關于掘井挖泉的農田事。

        18、管子解-形勢解第64:

        淵者,眾物之所生也,能深而不涸,則沉玉至;主者,人之所仰而生也,能寬裕純厚而不苛忮,則民人附。

        【注】

        淵,深淵,深潭。

        沉玉,將祭祀的禮王沉入水中。

        忮,忌恨,嫉妒。

        【釋】

        深淵之潭,眾物所生之處,能淵深而不干涸,才有祭玉沉入潭中。君主是萬民景仰而賴以生存的人,能夠待人寬容仁厚,而不嚴苛忌恨,黎民百姓就會歸附。

        19、管子解-形勢解第64:

        亂主之動作失義理、號令逆民心,誅殺不當其罪,賞賜不當其功。故雖用犧牲、圭璧禱于鬼神,鬼神不助,天地不與,舉事而有禍。故曰:“犧牲圭璧,不足以享鬼神。”

        【注】

        亂主,昏庸君主。

        犧牲,獻祭之牛羊豬。

        【釋】

        昏庸之主行為喪失正義公理,號令違背民心,誅殺罪不當死,賞賜又不符合其功勞。所以雖也獻祭三牲、圭璧給鬼神,鬼神不相助,天地不賜予你,舉辦事情便有禍。所以說:“犧牲圭壁,也不足以享受鬼神的保佑。”

        20、管子解-形勢解第64:

        海不辭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辭土石,故能成其高;明主不厭人,故能成其眾;士不厭學,故能成其圣。

        【注】(略)

        【釋】

        海不拒絕水,所以能成為大海;山不拒絕土石,所以能成為高山;明君不厭惡人,所以能眾望所歸;士子不厭惡學問,所以能成為圣人。

        21、管子解-立政九敗解第65:

        人君唯好金玉貨財,必欲得其所好,然則必有以易之。所以易之者何?大官尊位,不然則尊爵重祿也。如是則不肖者在上位矣。。。。。。故曰:“金玉貨財之說勝,則爵服下流。”

        【注】(略)

        【釋】

        君王如只愛好金玉財寶,一是希望獲得它,也就一定拿別的換。用作交換的是什么?大官尊位,要不就是爵位厚祿。這一來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便身居高處。。。。。。所以說:“只愛好金玉財寶的說法點了上風,則占據高爵位者全是下流人。”

        22、管子輕重-國蓄第73:

        玉起于禺氏,金起于汝漢,珠起于赤野。東西南北距周七千八百里,水絕壤斷,舟車不能通。先王為其途之遠,其至之難,故托用于其重:以珠玉為上幣,以黃金為中幣,以刀布為下幣。

        【注】

        禺氏,古月氏,新疆境內,產玉著稱。

        汝漢,汝水、漢水,盛產黃金。

        赤野,不詳其地,或廣東合浦一帶,丹霞地貌,盛產珍珠。

        刀布,刀形錢幣。

        【釋】

        寶玉產于月氏,黃金產于江漢,珍珠產于合浦。東西南北距周朝七千八百里,水陸斷絕,舟車不通。先王因其路途遙遠,到達很難,所以就借用其貴重,以珠玉為上等貨幣,以黃金為中等貨幣,以刀布幣為下等貨幣。

        23、管子輕重-山權數第75:

        桓公曰:“善。吾欲行三權之數,為一之奈何?”

        管子對曰:“梁山之陽績(右旁為‘青’)細(右旁為‘西’)、夜石之幣,天下無有。”

        【注】

        山權,疑為“三權”。三權:天、地、人三權,統稱國權,即君權。

        陽績(右旁為‘青’)細(右旁為‘西’),當作“倩(上加‘草’)茜”,梁赤草。

        夜石,掖石之誤,山東掖縣與萊陽接壤。這一帶盛產萊陽石,石有色澤,石質軟,可雕為器物。古人或以石為幣。

        【釋】

        桓公說:“很好,我想實行‘三權’之數,該怎么辦?”

        管仲回答:“梁山之南坡出產倩(上加‘草’)茜草,掖縣出立必萊陽石做的貨幣,天下無有。”

        三權之數,是指君主用國家權力,根據不同情況實行“天、地、人”三權,采取平衡物價措施:豐年、災年都要儲備糧食以控制物價;鑄造貨幣,平抑物價,防止貧富懸殊。

        所以桓公表示愿意實行,問管仲具體乍辦?管仲指出梁山有染織的茜草、掖縣有可作貨幣的萊陽石,得天獨厚,有何不可以辦成的?

        24、管子輕重-地數第77:

        桓公曰:“地數可得聞否?”

        管仲指出地之東西南北距離有多少,出銅的山有多少、出鐵的山有多少。下面旁征博引,上古明君賢相怎么做的?其中提到黃帝與伯高君臣的一段對話。

        黃帝曰:“吾欲陶天下而以為一家,為之有道乎?”伯高對曰:“請刈其莞而樹之,吾謹逃其蚤牙,則天下可陶而為一家。”黃帝曰:“此若言可得聞乎?”伯高對曰:“上有丹砂者下有黃金,上有慈石者下有銅金,上有陵石者下有鉛、錫、赤銅,上有赭者下有鐵。此山之見榮者也。茍山之見榮者,君謹封而祭之。”

        【注】

        地數,地理條件;數,治理的方法

        莞,草名。

        樹,樹立標志為界。

        蚤牙,爪牙。

        慈石,凈磁土。

        陵石,有棱角之石。

        赭,赤土。

        【釋】

        黃帝問:“我也想一統天下,有辦法嗎?”

        伯高答:“請將莞草割了,樹立界限,小心避開那些爪牙,天下便可合為一家。”

        黃帝說:“能具體說我聽嗎?”

        伯高答:“上有丹砂的下有黃金;上有磁石土的,下有銅金;上有陵石的下有鋁、錫、赤銅;上有赭石的下有鐵。這些都是山能見到的礦苗。”

        伯高說的避開“爪牙”,就是指金屬礦產可制造武器,是盜賊的爪牙幫兇??刂谱〉V藏,天下就太平了。

        25、管子輕重-揆度第78:

        管子曰:“善為國者,如金石之相舉,重鈞則金傾。故治權則勢重,治道則勢羸。”

        【注】

        揆度,治理的標準。

        金石,金,黃金;石,量器,古代一石,120斤。

        鈞,三十斤,四鈞為一石。

        羸,病弱。

        【釋】

        管子說:“善于治國的,將黃金和石秤錘放在天平上。石稱錘一邊加重了,黃金一邊必傾斜。所以用權變之術治國則國勢強,用一般平庸之道治國,則國勢弱。”

        26、管子-輕重甲-第80:

        桓公曰:“四夷不服,恐其逆政府游于天下而傷寡人。寡人之行為此有道乎?”

        管子對曰:“。。。。。。禺氏不朝,請以白璧為幣乎!昆侖之墟不朝,請以謬(左為玉)琳、瑯軒(左為玉)為幣乎!。。。。。。”

        【注】

        四夷,東夷、西戎、南蠻、北狄。

        謬(左為玉)琳、瑯軒(左為玉),皆美玉。

        【釋】

        桓公說:“四夷不來朝見,我擔心他們違逆的風氣漫延于天下而傷害寡人。寡人有辦法對付否?”

        桓公對答:“月氏不來朝貢,請以白璧作貨幣;昆侖那一帶不來朝見,請以那里出的美玉作貨幣。”

        管仲的意思是只要將在當地不值錢的白璧、美玉當貨幣,八千里外的月氏、昆侖(酋長)就都會來朝拜了。

        27、管子-輕重丁-第83:

        桓公曰:“寡人欲西朝天子而賀獻不足,為此有數乎?”

        管子對答:“。。。。。。因使玉人刻石而為璧,尺者萬泉,八寸者八千,七寸者七千,圭中四千,瑗中五百”(下略,詳見“管子其人-石璧謀”。)

        以上是管仲為齊桓公籌劃的兩大貿易奇謀之一:石璧謀。(另一奇謀是為周天子祭泰山聚財的菁草謀。)

        【注】略。

        【釋】

        齊桓公擔心西行朝見周天子并與諸侯會盟開銷太大、經費不足。

        管仲為他謀劃計策,提出請玉匠將臨淄獨有的甾石雕刻成朝見用的各種規格不同的圭、璧。大小規格不同,價錢也各有差別。

        等一切籌備好了,管仲便先去朝見周天子,說明理由,請天子發布命令:“凡要參加朝見的,都必須有齊國的禮玉,否則不得入朝。”

        這一來,各國諸侯便紛紛駕著車馬,帶著黃金、珠寶、五谷、布帛與泉幣,到齊國換取禮玉。齊國禮玉流布天下,天下財上勿流向齊國。齊國八年不用收賦稅。

        28、管子-輕重已-第85:

        以冬日至始,數四十六日,冬盡而春始。天子東出其國四十六里而壇,服青而挽(左為‘絲’)青,措(右為‘晉’)玉總,帶玉監,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號曰祭日,犧牲以魚。

        【注】

        冬日至,冬至。

        而壇,設壇。

        玉總,總,古本作忽(左加‘手’),皆‘忽’之訛,即‘笏’,玉笏。

        措(右為‘晉’),插。

        監,同鑒,玉鏡。

        【釋】

        從冬至開始,共四十六天,冬盡而春始。天子東出離國都四十六里,設置祭壇,服青色衣裳,戴青色冠冕,插玉芴,帶玉鑒,召見諸侯卿大夫列士,宣示百姓。稱為祭日,用魚作祭品。

        輕重已-第八十五一篇所述并非治國理政之“輕重”,而是四季時令之祭祀。依四季不同,周天子離開國都舉行春、夏、秋、冬之祭,服色、日數、距離各不相同:

        冬祭服黑色,從冬至開始,四十六日,插玉笏,帶玉鑒;

        春祭服青色,也是九十二日,距九十二里,用玉不詳;

        夏祭,服黃色,四十六日,距四十六里,用玉不詳;

        秋祭,九十二日,距一百三十八里服白:“服白而挽(左為‘絲’)白,措(右為‘晉’)玉總,帶錫監,吹塤篪之風,鑿動金石之音,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號曰祭月,犧牲以彘。”

        【注】

        塤篪,上古樂器,塤土制,篪竹制。

        鑿動,擊打。

        金石,鐘磬。天子編鐘、編磬九套。

        彘,豬。

        四季之祭,春夏秋冬,分別祭日月星辰,春祭祭日,夏季祭星,秋祭祭月,冬祭祭辰。

        四季之祭,以春、秋兩祭最為隆重。

        (五)“管子說石”簡評:

        其一、石文化史上承上啟下的地位;

        其二、玉有九德——從“神化”到“人化”;

        其三、開拓玉石商品化時代。

        下面分別作一簡評。

        其一、從石文化史的角度看其承上啟下的地位:

        在“諸子說石”中,《管子》“說石”算是最多的,達二三十處之多。這與管仲身處東周春秋初期有關,玉石文化尚未完全走向衰落,越到后來,特別是到戰國諸子,說石談玉就越來越少了。

        從春秋到戰國的這個時期,正處于奴隸制走向封建制新舊社會交替的大變動時代,代表奴隸制的西周舊的禮樂文化正走向崩潰,即孔子哀嘆的“禮崩樂壞”。作為“禮”的重要形式與特征的“禮玉”與作為“樂”的重要樂器“磬樂”,自然不能不走向衰落。

        代之而起的是新興地主階級的封建制。他們再也不必像以前那樣循規蹈矩,利用其的實力可大展手腳:政治上大搞分裂,經濟上強占土地、人口,文化上越禮越規。魯國的季氏、晉國的六卿、齊國的田氏皆是這一類與舊貴族領主對抗的新官僚地主。

        管仲作為商人出身的政治家,盡管表面上也講“四維”-——禮、義、廉、恥,實際上也不管西周傳下的那一套舊規距:他的財富蓋過周天子,享受不亞于齊桓公,筑“三歸臺”、“反坫臺”、大開妓院,在舊禮教看來,全都是越軌的非禮行為。所以,孔夫盡管賞識他的治國之才,卻也指責他“不知禮”。其實,他那里是不知禮?是明知故犯。

        但是春秋時的“禮崩樂壞”,又不同于戰國時“無君無父”“弒君殺父”的無法無天。周天子之位名義上還在,諸侯們再想稱王稱霸,表面上還得利用“周天子”這塊金字招牌,“挾天子以令諸侯”,會盟、稱霸,沒有天子的批準都不算數。

        管仲的奇謀巧計——“石璧謀”,就是最典型地反映春秋政治這一特征:周天子已形同虛設,但沒有他還辦不成事。

        “石璧謀”事出有因,原因也是因為缺錢:齊桓公擔心諸侯會盟、朝見天子開銷太大,支付不了這筆巨資。

        管仲馬上想出一招:將齊國不值錢卻別有特色的甾石,讓玉匠制成圭璧禮玉。而后他先去洛陽朝見周天子,請天子下令:凡諸侯入京朝見,都得帶著齊國的禮玉,否則不得入朝。於是諸侯們紛紛派人駕著車馬、帶著錢財去齊都買玉。一時間齊國的甾玉流布天下,各國的錢財匯入齊國。齊國一下富得流油,不僅朝見、會盟巨額花費無憂,八年免收賦稅。

        這是政治經濟上的,在“禮崩樂壞”之際,利用舊有的秩序、舊的禮玉制度,“挾天子以令諸侯”,為自已撈取巨大的政治(會盟稱霸)與經濟利益(各國大量財富流入齊國。)

        在意識形態上,在石文化史上,春秋初的管仲是總結出“玉有九德”的第一人,后為春秋晚的孔子所繼承,提出“玉有十德” 、“玉有十二德” 。此后所謂的“君子比德于玉”也大致源于此。

        如何看待“玉有九德”?其意義何在?

        其二、管仲“玉有十德” 的意義——從玉之“神化”轉向玉之“人化”:

        《管子》短語-水地第三十九:

        夫玉之所貴者,九德出焉。

        夫玉溫潤以澤,仁也。鄰以理者,知也。堅而不蹙,義也。廉而不劌,行也。鮮而不垢,潔也。折而不撓,勇也。瑕適皆見,精也。茂華光澤,并通而不相陵,容也。叩之,其音清搏徹遠,純而不殺,辭也。

        是以人主貴之,藏以為寶,剖以為符瑞,九德出焉。

        管仲“玉有九德”,其意義是什么?

        我們不必斤斤計較于他總結得對不對、好不好?也無須比較他與孔子所總結的“九德”與“十德”“十二德”哪個更全面。多一點、少一點都可以,多一點并不見得就全面,少一點也無傷大雅。

        管仲開創性的總結“玉有九德”其意義不在這里,而在于將玉的“神化”轉為玉的“人化”。

        上古三代——夏、商、周開啟了原始社會轉向奴隸社會的歷史,也開啟了石文化轉向玉文化的時代。

        夏朝剛從原始社會的石器時代脫胎出來,還留有石文化的殘余,所以傳說開國者夏啟是從裂開的石頭蹦出來的(故名為“啟”,有一神話傳說。)

        到了商朝,形成玉文化的第一個高峰:商人尚鬼(鬼即已故祖先),玉為祭器。在商人眼中,萬物有靈,天命唯神。玉則是通靈通神的禮器,商王祭天祭祖、祭山祭水皆須用玉。牧野兵敗,紂王自焚于鹿臺,身上布滿了玉。他大概相信這許多美玉,能幫助他通神升天。

        周人開國,周公制禮,成為玉文化的又一個高峰。周人進一步發展了玉的神圣化,將主宰一切的“天神”給予人格化,稱為“天帝”,周王稱為“天子”——天帝之子。而禮玉作為與天帝及諸神、列祖列宗溝通的祭品,其“神化”功用則沒有改變。玉依然是通神的的寶貝。

        到了春秋時,一切都變了。“禮崩樂壞”之際,人們不再相信天帝、天子的神圣是永恒的(帝位、王權隨時都在崩塌),更關注的是自身的命運亦即人的利害禍福。君王、貴族、士大夫日常生活和政治活動中不可或缺的“玉”,其神圣感、神秘化也正在逐漸淡化,轉變為更為世俗化、人性化。

        其標志就是管仲提出的“玉有九德”。“九德”所提出的“仁、智、義、行、潔、勇、誠、容、理”等九種品德,完全是“人”的品德而不是“神”的靈性。

        這才有后來的“君子比德于玉”及孔子“十德”“十二德”等等的延伸與擴展。

        從這個意義上看,管仲之“玉有九德”,既結束了玉文化“神”的時代,又開啟了玉文化“人”的時代。

        這也包括玉的商品化時代。

        其三、管仲開拓了玉文化史上,玉的商品化時代。

        作為“春秋第一宰相” ,管仲歷代受到尊崇,頭上有很多光環。當代學者、研究者稱他為哲學家、思想家、政治家、軍事家、陰陽家、文章家。。。。。。

        就《管子》一書融匯百家、包羅萬象而言,其所涉及內容的確是很龐雜豐富的。但《管子》不是管仲寫的,主要是稷下學者論說的匯編。雖然里面有大量“管仲學派”的思想,而就管仲本人的主要業績而言,是政治與經濟兩大方面,尤其是管仲經濟方面的思想,幾乎占《管子》全書的三分之一。這一部分是管仲思想遺產的重心與精華。

        因此,說管仲是政治家與經濟家更符合本人的實際。正是他在政治、經這兩大方面的成就,才輔佐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五霸之首。

        這正如我們說管仲在石文化、玉文化上具有開創性的意義,而不必給他戴上石文化觀賞家的帽子一樣。他與唐宋愛石諸名家如牛僧孺、李德裕二宰相與蘇東坡、米南宮二石迷石顛不同,他主要不是玉石的觀賞家,而是經營家。玉石在他的眼中,主要不是藝術品而是商品。百萬字以上的《管子》沒有管仲愛石藏石、愛玉藏玉的記載,所記載的是他如何利用玉石交易使齊國積蓄巨額財富的謀略(詳見“玉璧謀”)。

        商品經濟的發展,也是促成奴隸制向封建制轉化的重要因素。奴隸主貴族再也不能無償占有玉工奴隸的產品,他們想得到手工業平民制作的禮玉和任何玉石產品,都必須拿錢財來交換。因此,玉石成為商品已是時代發展趨勢。

        當然,這趨勢不會始于管仲,他卓越之處在于,順時應勢而加以利用并發展。

        的確,管仲正是看到了這種趨勢,抓住了機會,才獲得了成功,為齊國也為他自己積累了巨大財富。

        相比之下,春秋晚期的孔夫子到老也不明白,這種發展趨勢是勢不可擋的。他一再宣稱禁止在市場上出賣一切祖傳的禮玉。貴族淪為貧民,不賣祖產就活不下去了。如同清朝滅亡了,八旗子弟連整座王府都賣了,這誰擋得住?

        不得不說,同樣總結“玉有九德”“玉有十二德”的管仲與孔子,在順應時代發展潮流上,實在是天差地別。同樣,不能不承認,在治國理財上,管仲是成功者,孔子是失敗者??追蜃雍髞淼?ldquo;萬世師表”“文宣王”之類的光環與頭銜是漢之后歷代帝王加封的,更是董仲舒、朱熹等孔儒的徒子徒孫們捧起來的。

        孔子生前,周游列國失敗,政治上無所作為,只能退入書齋,當教書匠、整理古籍??鬃咏K其一生,最主要的成就與貢獻也在教育與經學整理上。

        相比于孔子,一代名相管仲不是儒生,不是在書齋里討生活的,更不是書呆子??鬃右膊凰銜糇?,他從小干過“賤活”,長大后精通“六藝”。但他瞧不起種田人,“稼穡不分”,癡迷于恢復過時的周禮。按“禮”的標準,有點反叛個性和本事的學生他都不喜歡,最喜歡是老實聽話而又安居陋巷、甘受貧窮的顏回。這又不得不說,這位大學問家不僅中了周禮的毒太深,而且也沾了書呆子的不少毛病。他政治上有機會,因其過于迂闊、保守甚至頑固而歸于失敗,周游列國,才會落得“惶惶然如喪家之犬”。

        與孔子不同的是,管仲是實干家。他一生從商、從軍、從政,是在商場、戰場、政壇上摔打錘煉出來的,才能從一介寒士成為“春秋第一宰相”。連批評他“不知禮”的孔夫子也不得不佩服他:“微管仲吾其被發左衽矣!”(意思是:沒有管仲,我輩怕也成了“披發左衽”的蠻夷了!)

        列寧說過這樣意思的話,評價一個人或一個作品,就看他是否提供歷史上所沒有的新東西。

        評價管仲及其“《管子》說石”在石文化史上的地位與價值,也應作如是觀。

        (2024年元宵節完稿,於古廣陽大學城石可居。)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