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金融

      江涌:認清貨幣本質,捍衛貨幣主權

      時間:2016-09-28 11:53:00  來源:昆侖策網  作者:江涌

       

              貨幣是當代世界經濟中最重要的組成要素。貨幣具有五大職能——價值尺度,即衡量和計算一切商品價值量;流通手段,即買賣商品;貯藏手段,即作為社會財富被人們貯藏起來;支付手段,即償還債款,支付租金、利息、工資和賦稅等;世界貨幣,即在國際經濟關系中充當一般等價物。這是政治經濟學對從古至今世界各類貨幣所具備的基本特征的傳統概括。

      當今世界,美元總體上依然是最強勢最廣泛使用的世界貨幣,但是美元的購買力已無法與1971年脫鉤黃金之前相提并論。美元擺脫黃金約束成為純信用貨幣,不僅喪失了貨幣的“貯藏手段”功能,而且也基本失去了“價值尺度”功能。

      很顯然,對貨幣的傳統理解,如五大職能,早已不適應世界經濟形勢發展的需要。

      綜合貨幣在現代市場經濟中承擔的市場職能、國家職能和社會職能,貨幣就是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

      貨幣的功能遠較資本強大,資本是能夠帶來剩余價值的價值,而貨幣不僅能帶來經濟上的增值收益,而且更能帶來諸多公共權力,甚至是社會支配力與政治權力。西方經濟學家之所以要混淆二者,是要掩蓋金融家控制社會乃至政治的壟斷實質。

      一直以來,很多社會精英更勿用說社會大眾,都不甚清楚貨幣的本質。諸多所謂的經濟學家用一輩子的努力博得各種帶光環的虛名,最終對貨幣的本質還是一知半解。對貨幣的認識成為一個長期爭論的話題。

      從古至今,似乎沒有哪個民族像猶太人那樣,深知貨幣實質與要害。在歷史與當今的金融領域中,猶太人無論在數量還是在影響力上,都占據著極大的優勢地位,甚至是壓倒性優勢?,F代金融市場、思想理論的頂端為猶太人所占據,他們每一次重大決策都直接或間接影響著一國乃至世界經濟、地緣乃至國際政治的走向。

      他們的力量就是來自巨大的貨幣杠桿,支點可以是經濟的、社會的以及政治的尤其是政權的,中央銀行就是一個重要的支點。

      猶太財團一直擅長投資政治,玩金錢與權力的游戲。1688年的英國“光榮革命”,猶太財團居功至偉。1694年英國成立了英格蘭銀行作為中央銀行。在日后的經營中,英格蘭銀行逐漸為猶太財團所掌控。而美國獨立后,盎格魯—撒克遜人一度占據絕對優勢,但是猶太人利用運河開鑿、鐵路修建、西進發展等持續而巨大的融資機會,迅速積累起強大的實力,并且形成了以華爾街為中心可與盎格魯財團相匹敵的勢力。猶太財團為鞏固提升在美國的話語權、主導權,一個比英格蘭銀行權力更大、更加獨立的中央銀行出現了。

      根據相關協議、法律以及各類實際運作,美聯儲掌控了美元的實際發行權。很多美國人至今仍然不明白,在世界上到處橫行霸道的美國政府竟然沒有貨幣發行權,而只有發債權。美聯儲購買由財政部發行的國債,從而投放美元貨幣,將美元“借”給美國政府,而購買多少國債、發行多少貨幣,基本上由美聯儲說了算。美聯儲是依照股份制成立,美聯儲主席及其決策團隊,政府沒有任命權只有提名權,主席的任期要比總統任期更長,而且沒有屆數限定,因此主席比總統擁有的權力更具穩定性,其出臺的政策更具延續性。

      華爾街通過美聯儲掌握了美國的貨幣主權,掌握了美國的經濟命脈。因此美國這個世界頭號國家,全球霸權國家,國際資本主義體系的中心,最關鍵的最核心的權力卻牢牢掌握在華爾街私人手里。

      美聯儲的成立是以華爾街為代表的猶太人的勝利,但是1929年爆發的“大蕭條”,為盎格魯—撒克遜人的翻盤提供了契機。“羅斯福新政”使美國政府重新抓住貨幣主導權,將大量貨幣投放在公共建設與實體經濟發展中。但是,華爾街的金融家們利用20世紀70年代出現的滯漲危機實行了復辟,奪取并強化了貨幣主導權,并積極推動經濟金融化、社會金融化乃至政治金融化,全方位牢牢控制了美國經濟(如市場)、社會(如輿論)、政治(如兩黨)。

      貨幣權力私人化,不僅使英美等國出現明顯的經濟空心化態勢,虛擬經濟膨脹,而且使英美等國兩極分化更加明顯,社會對立更加嚴重;更為重要的是,貨幣主權的喪失,導致英美等國事實上處于一種金融殖民狀態。

      民主黨和共和黨是美國兩大政黨,在本質上一直都是代表并維護著大資本家、大軍火商、壟斷財團的利益。華爾街通過人事、合作、捐贈、旋轉門等制度安排,將大量的金融、經濟、新聞、法律人才向兩黨進行輸送,不管哪一黨上臺,華盛頓實質都是從屬于華爾街。美國政府只是臺前打手或跑堂伙計,華爾街才是真正的后臺老板。

      全球化下,各國經濟主權尤其是貨幣主權更加重要與凸顯。

      20世紀90年代,南非結束種族隔離政策,以曼德拉為代表的非國大實現了執政,但是關鍵的錢袋、貨幣不在自己的手里,因而諸多政治抱負與發展藍圖根本無法實現。同樣的問題發生在中英有關香港問題談判上,由于中國對主權認知局限于傳統政治與領土主權,對經濟主權認知不清,導致回歸后香港的金融主權多半掌控在美國人手里,而財政主權則多半掌控在英國人手里。直至今日,香港的經濟發展與社會穩定依然受到美英兩國的重大影響。這是今日香港亂局的重要原因。

      二戰后冷戰開啟,美蘇爭霸,也彰顯了貨幣主權的極端重要性。以美蘇為核心,在世界形成了兩套體系,包括以美元為核心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以及以盧布為核心的社會主義經濟體系。兩套體系一開始運行都還不錯。

      但是,蘇聯在赫魯曉夫當政后,徹底否定了斯大林路線,并堅持與美國進行軍備競賽。然而,軍備部門的很多東西都需要用美元購買。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蘇聯要解禁經常賬戶,融入國際貨幣體系,而此時的國際貨幣體系是由美國主導的。莫斯科不產美元而華盛頓可以源源不絕地供給,蘇聯只有多掙美元來維持軍備競賽。這是蘇聯失敗的重要經濟原因。

      蘇聯解體后,美國一家獨大,肆無忌憚地把昔日的“國際分工”擴大深化:美國負責生產美元,其他國家負責生產美元可以購買的產品。美國印刷鈔票或發行電子貨幣購買世界,導致外債不斷升髙,形成今日的“債務懸河”,威脅整個國際金融穩定。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爆國際金融大危機,美國實施“量化寬松”,稀釋美元持有國的財富,解決美國債務問題,把自己的債務危機轉嫁為他國的債權危機,從而使諸多對貨幣主權認知不清的債權國落入了“美元陷阱”。

      多年來,美國不斷用新自由主義思想對拉美國家進行滲透,諸多經濟學家、政治家都成了新自由主義的忠實布道者與實踐者。不加選擇地引進大量外國資本,投入到本國低端制造業和金融投機領域,使得本國資源、產業為國際資本所控制,更為關鍵的是失去對貨幣主權的控制,落入了所謂“拉美化陷阱”,也就是世界銀行所渲染的“中等收入陷阱”。

      貨幣主權被侵蝕也是發展中國家面臨的最大也是最緊迫的安全威脅。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