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經典

      遙遠的思念——回憶我的母親呂玉蘭

      時間:2023-04-03 19:05:07  來源:毛旗網  作者:呂玉蘭長女 江河

        中紅網編者按:在“最美奮斗者”呂玉蘭同志逝世30周年之際,2023年3月31日,河北省臨西縣在呂玉蘭的故鄉東留善固村呂玉蘭紀念館舉行了隆重的紀念活動。這篇《遙遠的思念——回憶我的母親呂玉蘭》,是呂玉蘭長女江河在紀念活動上的發言稿。通過真實的情感,喚起了人們對呂玉蘭無盡的愛與思念之情?,F予刊載,以饗讀者。


      呂玉蘭高興地舉起大女兒江河


      呂玉蘭和兩個女兒江河、江華


        1987年,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主席康克清大姐與呂玉蘭一家合影留念。自左至右為:小女兒江華、江山、康克清、呂玉蘭、大女兒江河。


        1993年3月,中共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書記、福州市人大主任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到石家莊看望病中的呂玉蘭。自左至右為:小女兒江華,習近平,呂玉蘭,彭麗媛,大女兒江河,丈夫江山。

      遙遠的思念——回憶我的母親呂玉蘭 

      作者:呂玉蘭長女 江河

       
             母親去世已經整整三十年,我也有三十多年沒有回過老家臨西。雖然我對家鄉的印象早已模糊,但是母親和我在一起生活的片段依舊能夠不時地從腦海里跳出來。
            在我記憶中,母親沒有轟轟烈烈的光輝事跡,在她身上也看不到任何名利場的熏染。她留給我的只有作為一個平平凡凡的母親呵護孩子的點點滴滴。
            母親去世時,我十六歲。在十六年里,母親從沒和我說起她輝煌的過去,后來她去世后,才陸陸續續地聽別人說母親是一個了不起的人。說她是全國勞模,我很驚訝,在我記憶里,媽媽不過是個喜歡在家中小院鋤地種菜的人。說她見過毛主席周總理,我很驚訝,在我記憶里,媽媽不過是個喜歡箍著白毛巾地地道道農民打扮的人。說她年輕時在家鄉植樹造林,是個女強人,我很驚訝,在我記憶里,媽媽不過是個身體不好,給我們做完飯自己卻不吃,躺在床上休息的人。說她是個大領導,曾經做過省委書記,我很驚訝,在我記憶里,媽媽不過是個衣著儉樸,經常跟我們講開一次冰箱要花兩毛錢的人。
             在我上小學那幾年,也正是母親在保定上大學期間。每次放暑假,父親就把我和妹妹送到農業大學,和母親團聚三個月。母親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我們,一看到我們來,非常高興。母親的三頓飯幾乎都是自己在宿舍里煮面條,然后加點鹽和香油,連雞蛋青菜也舍不得放。每次我和妹妹吃幾天白水煮面實在吃不下去時,母親便跑到大學的小賣部給我們買一袋方便面。煮好的方便面,我和妹妹一人一半,媽媽看著我們吃。有一次我們路過大學食堂,看見里面有炒菜和米飯,我和妹妹都很饞,媽媽也沒給我們買。當時,我一直認為媽媽最喜歡吃面條?,F在回想起來,才知道她上大學那幾年,受了很多苦。一方面是身體嚴重地營養不良,另一方面是年紀太大還要背負讀書考試的精神壓力。
             我和妹妹去大學找母親的時候正值盛夏,宿舍有很多蚊子,母親的蚊帳很小,只能容下我和妹妹,每晚她就睡在蚊帳外面守護我們,早上起床就看見她身上被咬得斑斑點點。母親就是這樣用盡全力來保護我們姐妹倆。
             春天來了,滿院的白玉蘭絢爛地盛開,被封印的記憶慢慢蘇醒過來。
             母親從大學畢業后就去了農業廳,在工作之余,她喜歡在小院里種地、干體力勞動。院子里種著葡萄、西紅柿、茄子等各式蔬菜,我們吃不完的話,母親就會摘一些送給鄰居朋友。農業廳經常舉辦聯歡活動,母親每次都要清唱一段她自己改編的河南豫劇,聲音鏗鏘有力,從容不迫,唱出了氣勢,使得會場死氣沉沉的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演唱結束后,臺下全場人員起立喝彩,我也拼命地為她鼓掌,這是我童年第一次為母親感到驕傲和自豪!
             在我心里母親不是做官的,因為她不是高高在上,她是最親和的人。雖然她不施粉黛,不戴任何首飾,不穿任何奢華的衣服,但她卻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她經常洋溢著自信的笑容,穿著樸素干凈的衣服,我在她身邊永遠是自豪開心的。
             那時候母親還是健康的,她臉上經常有一種燦爛的笑容。母親一笑,像太陽出來,讓見到她的人,心里敞亮。她說話較大聲,語氣干脆,冬天喜歡穿個軍大衣,半披在身上,走路帶風,泰然微胖的身材略顯魁梧。
             在農業廳任副廳長那幾年,母親一方面積極工作,一方面過起返璞歸真的生活。她喜歡種地,唱豫劇,畫國畫。她的國畫啟蒙老師是著名畫家黃琦先生。那時候母親就經常拉著我和妹妹去黃老家請教。一開始她照貓畫虎,后來有了一點自己小小的風格,她畫的荷花從容自若、孤獨清高、凝神靜氣。她不喜歡富貴熱鬧的牡丹,也不喜歡孤傲嶙峋的梅花。我想那時她的心靈境界如同荷花一樣,通過筆下生輝,抒發了她內心長久壓抑的情感。
             現在有時想起母親就心里難過。想起她生病三年殘破不堪的身體難過,也因為自己不能幫她改變命運難過。
             母親得腦血栓那三年是我們相聚最多的時光,在我們寫作業的時候,母親會輕輕地推開門,拖著不方便的身體,端著一杯熱水送給我和妹妹喝。得了腦血栓的母親面容一下子衰老了,以前喜歡唱豫劇,現在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她經常用笑和哭來表達她的感情。我給她洗澡時,看見母親成了這個樣子,忍不住哭起來,她卻看著我像個孩子一樣笑起來,嘴里哼哼著要安慰我。我能為她做什么呢?我沒有能力幫她恢復從前的光彩。越是長大后知曉母親曾經風華絕代、名噪一時,越是體會到那三年的病痛對她來說多么殘酷。
             母親是愛我們的。她在這個世間最舍不得的就是我們姐妹倆?;杳詭滋鞄滓沟哪赣H,好像決心要忘掉這個世界,任憑別人怎么呼喚她,她就是紋絲不動,面無表情。直到昏迷幾天后我和妹妹被接到她床前,有人輕聲地告訴她,江河江華來了,你睜眼看看啊,她才從緊閉的眼角里流下一行行眼淚。此刻我心如刀絞。母親在病痛中身不由己,直到最后她雖然昏迷,但意識還在,她的心一直在掛念我們。
             她沒有給我留下過多的人生教誨,也沒有留下肺腑的遺言,她只在十六年時間里用行動來表達對女兒的愛。她舍不得走,擔心我們。我多么希望在長大成人后,孝敬陪伴母親,但是她沒有等到這一天。這也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

      (寫于2023年3月25日)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