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書會

      星火燎原全集(1-20卷)

      時間:2012-10-25 16:20:03  來源:  作者:朱德 等

      星火燎原全集(1-20卷)~毛澤東題寫書名,朱德作序~經典作品

      星火燎原全集(1-20卷)~毛澤東題寫書名,朱德作序~經典作品  點擊查看大圖

      作  者: 朱德 等
      出 版 社: 中國人民解放軍出版社    
      ISBN 碼: 9787506558495 包  裝: 平裝
      出版時間: 2009-9-1 頁  數: 20冊頁
      版  次: 1 字  數:
      定價:¥891.7元
      全套20本定價890元,本店售價712元

       

       

      相關文章

       

       

      向共和國獻禮——大型革命史料叢書《星火燎原全集》出版側記

      新華社記者 黃明

       

          新華網北京9月23日電題:這是一部人盡皆知的大型叢書——書名,由毛澤東題寫:《星火燎原》。

          為一部書題寫書名,在毛澤東的一生中,絕無僅有。

          “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一支偉大軍隊從無到有、由弱到強、波瀾壯闊的30年戰斗歷程,如歷史鏡頭般真實再現于這部巨著之中。

          在國慶60周年到來之際,解放軍出版社隆重推出《星火燎原全集》,共20卷。至此,這部我軍歷史上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影響最深遠的恢弘出版工程,以向國慶60周年獻禮的方式付梓面世。

       

          東方史詩

          平凡卻不尋常的26年,留下了一部輝煌的史詩。

          1956年,為紀念建軍30周年,中央軍委決定出版一部反映我軍30年戰斗歷程的回憶文集。征文活動從1956年開始,盛況空前——

       

          周恩來、劉少奇、鄧小平等中央領導同志親自閱改征文稿件;彭德懷、賀龍等中央軍委領導親自組織征文工作;總政治部專門成立“星火燎原編輯部”,編輯整理征文;毛澤東為征文叢書題寫“星火燎原”書名,朱德作序。

          一大批開國將帥和省部級以上領導,數萬名解放軍官兵、轉業軍人和地方黨政干部踴躍撰稿,應征稿件始料不及地達3萬余篇。

          篩選、編寫、修改……“臨時”成立的“星火燎原編輯部”,在時年36歲的編輯黃濤的帶領下,開始了“不臨時”的工作——一干,就是26年。

          自1958年至1963年,《星火燎原》先后出版了8卷。這部巨著的問世,當時被文學巨匠郭沫若譽為“記述中國革命戰爭的東方史詩”——

          數萬篇來稿,每一篇都是一段崢嶸歲月的真實回放;數百篇入選文稿,每一篇都是一個用生命刻錄的不朽坐標。人民軍隊30年的光輝歷史,就這樣以當事人、親歷者回憶的真切方式,將漸行漸遠的歷史細節清晰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叢書出版后,相繼用中、英、法、德、日、西班牙、阿拉伯等14種文字、8種版本發行國內外,共發行710余萬冊,影響了新中國幾代讀者。

          叢書之所以為8卷本,系另有第5卷和第8卷因特殊原因編好未出。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黨中央、中央軍委高度重視我軍優良傳統教育,將《星火燎原》選編發至全軍連隊,并指示加快叢書編輯進度。

          1982年建軍55周年前夕,解放軍出版社將10卷全部出齊,共收入文稿637篇。鄧小平為叢書題詞:“繼承和發揚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也先后題詞,要求堅持用我軍的光輝歷程和革命傳統教育全軍指戰員,讓革命精神代代相傳。

          “26年,只干了一件事。”已故編輯家黃濤,這樣評價自己。

          但黃濤和他的同事們,干成這樣“一件事”,對黨對國、對人對己,足矣。

       

      紅色經典

          《星火燎原》在文學界和史學界創造了諸多奇跡,但也留下一些遺憾:當年全國應征的3萬多篇稿件中,初選“入圍”的有1萬多篇,最后成書出版僅635篇。眾多珍貴回憶被無聲地還給歷史,令人扼腕。

          黃濤生前曾回憶,4個緣由導致了大量稿件的塵封——

          一是平衡。許多歷史事件如長征中過雪山草地的來稿非常多,而關于遵義會議的稿件卻很稀缺,編輯部只能“截長補短”;再比如,由于反映一方面軍的稿件數量過大,最后連劉亞樓這樣名將的稿子也只好舍棄。

          二是受政治因素的影響。廬山會議后,一批老同志如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等的文章被列為“暫不刊用”或“后排”,而到了“文革”時期,“不刊用”的名單進一步擴大,稿件選擇受到極大限制。

          三是史實核證上的困難。許多作者在經歷數十年戰爭動蕩之后,對多年前地名、人名、數字等的記憶難免有錯漏之處,而在當時黨史、軍史研究的起步階段,編輯們核證這些細節相當困難。加之稿源豐富,有所存疑的稿件就被暫時擱置了。

          此外,由于當時正處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全國用紙緊張。中央書記處和中央軍委審核《星火燎原》書稿后,決定大大壓縮出書規模。這樣,一大批“未刊稿被藏諸密室,成了塵封的史詩。”

          “風物長宜放眼量”。2006年,人民軍隊即將迎來80歲誕辰,距1956年的征文活動發起,已過去整整半個世紀。解放軍出版社下決心出版這批當年塵封的歷史存稿。

          然而,由于編輯部幾經搬遷、水滴蟲蛀,較為完整的存稿僅剩1000余篇——那是當時反復選稿到最后一輪被編余的稿件。

          半個世紀前的紙張已經變脆,字跡水浸后也變得模糊。“但從內容來看,大部分稿件質量非常好,而且每一篇稿子都附有稿箋,詳細注明了未刊用的原因。”“星火燎原”編輯部現任主任劉翎說。

          編輯部從這些稿件中選出521篇,又從1980年后出版的《星火燎原》叢刊中選出了回憶文章174篇,合成695篇,組成了400萬字的10卷本《星火燎原•未刊稿》。

          今天,這些稿件的作者多已故去,但他們所寫下的那段壯闊歷史,卻將恒久成為共和國的一部紅色經典。

      傳世之作

          《星火燎原》,既為史、亦為文。

          作為我黨我軍歷史上第一部革命回憶錄文集,它“存真求實”,所以稱“史”;作為眾多親歷者對歷史現場的回顧與重現,它生動感人,堪以稱“文”。

          這部叢書中,有36篇作品如《朱德的扁擔》《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狼牙山五壯士》《劉胡蘭》等,被選入全國各類中小學課本;有10余部作品被改編成《地雷戰》《紅色娘子軍》等電影電視,影響了幾代人。

          除了那些耳熟能詳的故人故事,還有多少鮮為人知的無名英雄?

          ——第2卷蘇振華的《高虎垴戰斗》:為送一封信犧牲了3名同志,而信的內容竟是讓上級不要增援;

          ——第18卷宋安溫的《在敵占區尋找傷員》:14歲的衛生員只身到敵占區尋找失散的傷員,其間充滿驚險與曲折。

          ……

          每一篇文稿字里行間所折射的——無論是革命者的高昂氣節、還是共產黨人的膽略胸懷,無論是高于天的革命理想、還是生死與共的戰地情懷,都使這部叢書的精神價值遠遠超越筆墨所系。

          “為有犧牲多壯志。”我黨我軍的30年斗爭歷程中,無數革命者前赴后繼,一個新的共和國浴火誕生。從這個角度而言,《星火燎原》的意義又豈是止步于“史”或“文”?

          ——文化部出版事業局在《三十五年來的中國出版事業》報道中稱:“《星火燎原》等一批革命回憶錄的出版,對青年一代進行革命傳統教育起了積極作用。”

          ——2007年《星火燎原•未刊稿》10卷本出版后,與原《星火燎原》叢書相互銜接,開成完整體系,引起各界強烈反響,成為軍內外開展愛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的生動教材。2007年,被評為年度十佳圖書;2008年,獲中華優秀出版物獎;2009年,被新聞出版總署選為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的百種圖書之一……

          國慶60周年到來之際,即將出版的《星火燎原全集》共20卷,為保持原《星火燎原》叢書和《星火燎原•未刊稿》叢書的連貫性,在原《星火燎原》叢書基礎上編輯前10卷,已刊文稿位置不變,將因20世紀五六十年代歷次政治運動被撤銷的文章恢復至原有位置;在《星火燎原•未刊稿》叢書基礎上編輯后10卷,已刊文稿位置不變,將最新收集到的珍貴文稿按歷史順序分插各卷。

          全書作者1338人,其中,元帥9人(林彪未撰稿)、將軍437人(7位大將、44位上將、91位中將、254位少將,41位相當于少將以上領導)、參加過革命戰爭的省部級領導干部84人。

          一部《星火燎原》所承載的,是30年家國沉浮中,一個偉大民族、一個杰出政黨、一支人民軍隊無往而不勝之血脈和精髓。

          值此金秋,《星火燎原全集》向共和國60華誕獻禮,于史于今,皆為不朽。

       

       

      大型革命回憶錄叢書《星火燎原》

      作者:黃 濤(該叢書主編)


        大型革命回憶錄叢書《星火燎原》,從1956年發出征文啟事,到1982年全部出齊,經過了26年的曲折過程。經解放軍總政治部指定,我曾主持《星火燎原》編輯部的日常工作。今年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80周年,我想,談談《星火燎原》誕生背后的故事,是有一定紀念意義和史料價值的。1956年,中央軍委開會籌備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30周年,要求全軍把紀念活動開展得隆重、深入。會議通過《紀念建軍三十周年工作籌備計劃》,其中有一項就是,出一部紀念建軍30周年、記述我軍30年戰斗歷程的書。解放軍總政治部根據中央軍委的指示精神,在全軍迅速開展起規模浩大的征文活動。在軍內,總政發了一個電報通知;對軍外則以中國人民解放軍30年征文的名義,在全國各大小報普遍刊登啟事,開始征文。軍內外反映十分熱烈,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回憶錄寫作的熱潮。當時的總政主任是羅榮桓元帥,具體抓這項工作的是副主任肖華上將。19567月總政發出征文啟事,8月就收到第一篇應征稿——全國人大民委兼國務院民委副主任謝扶民的《苗山一夜》,后來被編人《星火燎原》第3集。此后,稿件源源不斷地涌來。為了將從四面八方匯集到總政治部的來稿進行整理、編輯,總政宣傳部、文化部各抽調5名干部,成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30年征文編輯部。編輯部是一個臨時機構,有一個三十年征文的圖章,但沒有機構和人員的正式編制,未設主編、副主編等職,指定由我(時為總政宣傳部處長)主持日常工作。編輯部辦公地點開始時設在總政辦公大樓的五層,以后由于工作逐漸展開,編輯越來越多,最多時到了40多人,稿子也越來越多,房間不夠用了,換了好幾處辦公地點,最后編輯部搬到廣安門內總參謀部內。

       

      中央的支持與關心
        征文活動開展以后,從中央領導、開國將帥,到黨中央、國務院直屬機關和省市的領導干部們。都很關心和重視這項工作,積極支持,熱心參與。
        劉少奇、周恩來都親自為編輯部審閱過有關的文章,還打電話到編輯部談他們的意見。
        那時,辦公條件簡陋,總參第二招待所樓道里只有一部公用電話。劉主席辦公室或總理辦公室來電話,也是服務員接到以后到房間找人,才能打通電話。有一天,我們接到總理辦公室的電話,傳達周恩來的指示:《星火燎原》在反映軍隊后勤工作方面要有一定數量的文章。我們都很吃驚,猜想周恩來一定是抽時間看了《星火燎原》這部書或者報紙上轉載的文章,不然怎么能做出這樣具體的重要指示呢?根據周恩來的指示,編輯部檢查《星火燎原》17集的編輯工作,提出改進措施,并將檢查情況寫了報告。周恩來圈閱了這一報告,圈閱件很快退到了編輯部。
        《星火燎原》第7集《大地重光》一文,寫19459月八路軍冀熱遼軍區第16軍分區的部隊向沈陽進軍的情況,其中提到劉少奇、彭真等中央領導同志的活動,編輯部送彭真審閱。
      1962522彭真對該文做了一些修改,對文中寫的該文作者到延安見到劉少奇等中央領導人一節批示:此段,請核實當時的記錄后,抄少奇同志審閱。劉少奇于716審閱這篇文章,并做了十多處修改。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編輯部曾接到劉主席辦公室三次電話:第一次說,《大地重光》一文已經收到了,少奇同志最近幾天在開會,過兩天才能看;第二次說,少奇同志已經看過,指示去調檔案;第三次說,少奇同志已經審閱修改過,稿件已退回。中央領導人對一篇文章這樣認真審改,劉主席辦公室這樣認真謙虛、講究效率,使編輯部深受教益。
        鄧小平為《星火燎原》審閱過四篇文章,有的文章做了多處修改并做了重要補充;有的提出修改意見,修改后又第二次進行審閱。
        我們向朱德寫了一個報告,希望他能夠給我們寫一篇文章。朱德最初答應把他過去的一些詩作給我們發表,后來,他給《星火燎原》寫了一篇序言。
        彭德懷圈閱了《星火燎原》編輯部關于征文情況和全書編輯方案以及第1集編輯計劃,并審定修改了八篇關于平江起義和紅五軍的回憶文章。他還召集紅三軍團部分老同志開座談會,研究怎樣編寫紅三軍團戰史和為《星火燎原》寫稿的問題,并指定編輯部派人參加。彭德懷本來答應為《星火燎原》寫一篇文章,但由于1959年在廬山會議受到錯誤批判,未能實現,直到他含冤去世而成為一件憾事。
        劉伯承為《星火燎原》寫了《回顧長征》、《我們在太行山上》和《千里躍進大別山》三篇文章。我們的編輯到他家去約稿,在去之前想象一位元帥的家應當比較講究,沒想到走進劉帥家一看,擺設簡樸到再簡單不過的地步,招待客人連茶杯都沒有,而是用抗美援朝時期的軍用搪瓷缸子。
        賀龍看到編輯部的約稿信后,接見了編輯部的同志。他說:出版《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十年》是我軍的一件大事,全軍同志都應該積極參加寫作,特別是一些在部隊工作時間長的同志,更要動筆。他還特別強調要注意這部書的質量。后來他召集紅二方面軍的一些老同志開座談會,商量如何為《星火燎原》寫稿。他還指定一位老同志幫助編輯部審閱關于紅二方面軍的來稿,避免失實。19587月他寫了《湘鄂西初期的革命斗爭》一文,定稿后又和許光達、王震、王尚榮商量,由他們三人寫了《湘鄂西和湘鄂川黔的武裝斗爭》。
        陳毅為《星火燎原》寫了《學習毛主席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創造作風》、《江南抗戰之春》兩篇文章。他對編輯部關于十六字訣的形成的請示,批示道:根據1927年冬和1928年春初的游擊戰經驗即形成十六字訣。19285月即廣泛宣傳了。陳毅還對《星火燎原》中三年游擊戰爭的編輯計劃批示同意。
        羅榮桓曾任總政主任,長期負責軍隊政治工作,對我們的指示比較多。他和我們一位編輯長談過兩次有關我軍歷史上的一些重大問題。一次是1958年初,他說,有人提出中國革命斗爭起點是秋收起義,其實應該是南昌起義。沒有南昌起義的教訓,就不會有秋收起義。廣州起義是奪取城市的試驗,武裝割據則是秋收起義指出的道路。他還談到了農民武裝、俘虜政策、游擊戰爭、士兵委員會、三灣改編等問題。另一次是1958年下半年,他著重談了五次反圍剿、寧都會議、抗日先遣隊、長征、遵義會議和黨的七大等歷史事件。他還提出一、二、三次反圍剿讓劉亞樓寫三篇文章。對遼沈戰役,他反復強調要多寫毛主席。羅榮桓為《星火燎原》寫了《秋收起義和我軍初創時期》一文。為了這篇文章,1958年春他曾讓我們一位編輯隨他到成都開會,利用會議間隙進行修改。同年
      53,為修改文稿問題,羅榮桓又親筆寫信給我們。1958年和1961年羅榮桓兩次為編輯部審稿,這時他已身患重病。羅榮桓對《星火燎原》的關懷,令我們深為感動。
        徐向前看到約稿信后,接見了我們,為《星火燎原》寫了《奔向海陸豐》、《鄂豫皖紅軍的反圍攻斗爭》兩篇文章,并為編輯部審閱過兩篇文章,其中一篇有一個人的名字錯了做了改正,對另一人批示:此人消極脫離革命,以不寫上他的名字為好。他還注意全國各大報刊上發表的《星火燎原》的文章。
      1957418他看了《人民日報》刊登的《橫跨黨嶺山》一文后,對我們說:這篇文章寫得很好,有血有肉,是很好的傳統教育材料。征文都照這樣寫,我看就不錯。
        聶榮臻為《星火燎原》寫了《南昌起義的歷史意義和經驗教訓》、《結束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最后一仗——山城堡戰斗》和《中國人民怎樣戰勝了日本法西斯侵略者》等三篇文章,并為編輯部審閱過兩篇稿件,對其中一篇在文字上做了十多處修改,兩處做了較大的修改。關于長征途中紅軍和小葉丹結盟一事,他批注了以下意見:小葉丹兄弟與我同盟的原因為什么?一般人很不了解,其基本原因是小葉丹(沽基宗部落)與羅鴻部落對立為仇,沽基宗想聯我以對羅鴻。
        葉劍英看到編輯部約稿信后就表示準備寫文章,后來寫了《大革命失敗與廣州起義》、《偉大的戰略決戰》兩文,每次修改文稿都通知編輯部派人參加研究。
        開國元帥中,只有林彪對《星火燎原》的態度非常冷淡。編輯部的約稿信、征文情況簡報、編輯工作計劃,他從來沒有批過一個字。當時我們考慮《星火燎原》應該有一篇林彪的文章,曾向總政領導同志提出這個意見,并通過肖華打電話,林彪辦公室回電答復說,林總的文章不寫。
        那個時候,離解放戰爭結束僅7年,離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僅4年,親身經歷革命戰爭的軍隊指戰員大有人在,對革命戰爭的記憶也清楚、新鮮。珍貴的軍事史資料因此得到很好的保存和挖掘。很多老同志都說我們是幸存者,我們不把這些東西寫出來,對不起那些犧牲的戰友。因此他們的文章都是發自肺腑,親身所見所聞的,既真實又感人,正像茅盾說的它既是歷史又是文學。
        1963l010日,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李先念、聶榮臻、薄一波等中央領導人,在中南海懷仁堂草坪接見地方和軍隊幾個會議代表的同時,接見了我們編輯部全體人員并照了相。


      出版在曲折中進行
        從1956年到1959年,我們共收到l萬多篇稿件。我們首先選編了一部分給報刊發表。當時各個報刊都希望發我們的文章,包括《人民日報》、《光明日報》,還有一些省市的報紙,都找我們要。我們先后向各個報刊提供了大概1200多篇稿子,引起了各方面的強烈反響。后來,于永波上將曾對我們講,他當時在部隊當教育干事,下連隊給戰士讀征文故事,戰士們最歡迎。小學老師們說,孩子們聽了節約紙的故事,疊紙鶴再也不浪費好紙了。在三年經濟困難時期,工人們說讀征文中節約糧食的故事,比作報告聽講話效果好。
        從1958年起,《星火燎原》正式出版發行,當時由人民文學出版社負責。第1集是上下兩冊,當時名字叫光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集叫星火燎原。編到第2集時,我們感覺為每一集都起一個名字太難了,往后再發展,不好起名了。因此,我們便決定整套叢書名稱就叫《星火燎原》!
        決定了這部叢書的名稱以后,我們提出請毛主席題寫書名。19599月,我們專門精裝了一本紅緞子封面、特制精裝的《星火燎原》送給毛主席看,請他題寫書名。送到中央辦公廳以后,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楊尚昆打電話告訴總政副主任傅鐘:《星火燎原》請主席題字的報告已經呈送主席,請主席題詞的很多,不過主席把《星火燎原》排在前面了。12月,我們收到了毛主席的題字,在一張8開大小的白宣紙上橫書《星火燎原》四字。從那以后,《星火燎原》一切版本都用的是毛主席題寫的書名,手跡原件現仍保存在解放軍出版社。毛主席生前為許多報刊題寫過報名、刊名,為一部叢書題寫書名這是唯一的一次。
        《星火燎原》的編輯出版在1959年前很順利,反右派運動對此沒什么影響。但是,1959年的反右傾運動對我們工作的影響是越來越大,主要是因為彭德懷廬山會議上被罷官。當時,我們認為不管彭德懷職務怎么變,但歷史不能改變。由于《星火燎原》中一些文章反映了彭德懷的事跡,我們遭到指責。我們的檢討送到中央軍委,軍委例會上鐘赤兵放炮說:彭德懷的問題,他們哪里能知道!”張愛萍主持會,就趁勢說:算了,算了,不要檢討了。我們躲過了一劫。但是,《星火燎原》究竟要不要寫彭德懷,這還是要有個明確的說法。肖華很支持我們寫彭德懷的意見,一次在昆明交代我們請示周恩來。于是,我們行文請示周恩來,但周恩來沒有表態,直至文化大革命這個問題也沒有一個結果。
        1962年,因為康生的反對意見,《星火燎原》的編輯出版險些夭折。那一年初,《星火燎原》第1集修訂后準備再版,朱德對他寫的序言做了修改,并將修改稿送給一些人征求意見??瞪吹街斓碌恼髑笠庖姼搴?,批道:我懷疑這篇文章有無發表的必要。我懷疑《星火燎原》有無再版的必要。當時康生是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宣部顧問,他的反對成為《星火燎原》繼續出版的一大障礙,我們為此一度非常擔心??瞪囊庖娹D給了時任中央軍委秘書長的羅瑞卿。羅瑞卿明確表示:《星火燎原》應該繼續出版,并批轉肖華同志決定。肖華批示:《星火燎原》繼續編輯,繼續出版。
        到1966文化大革命前,《星火燎原》已經編輯好10集,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8集。全國各省市的地方出版社也紛紛翻印出版,有的還翻印兩次。其中第3集的翻印量最大,約有100萬冊。外文出版社編輯了7種選編本,翻譯成19種文字在國外發行。
        《星火燎原》叢書發行以后,社會反響極為強烈。報刊大量轉載,連篇累牘發表讀者來信,談對《星火燎原》的讀后感想。蘇聯、朝鮮、蒙古、越南,還有日本,以及遠在歐洲的英國、大洋彼岸的美國,也都有讀者來信。日本《朝日新聞》發表過書評稱贊《星火燎原》。其中大家談論最多的、引起最強烈震動的是《星火燎原》第3集。這一集是紅軍長征回憶錄的專集,一共78篇文章,有反映長征全局的,也有反映某一個方面軍或者重要戰役的。還有好多文章的作者當時是個普通士兵,寫的也是他的生活當中比較小的事情,但是很生動、感人。這些文章前后大概有37篇被選入中小學課本,比如《一袋干糧》、《六月雪》、《飄動的篝火》等。


      篇章不朽昭日月
        1966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星火燎原》的編輯工作即告停止。1975年鄧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提出軍隊整頓的要求。在這樣的形勢下,《星火燎原》的編輯工作又逐漸恢復。
        1975年,我獲得平反,被安排到戰士出版社(現解放軍出版社)工作。我又接著把《星火燎原》的編輯出版工作帶到了戰士出版社。
        1975年是紅軍長征勝利40周年。根據中央軍委紀念長征40周年的指示精神,戰士出版社把修訂再版《星火燎原》列入計劃。為了配合紀念長征40周年的活動,我們向總政寫了《關于重新發表劉伯承同志的(回顧長征)的報告》。這時劉伯承已經病重。106日總政把我們的報告轉呈葉劍英、鄧小平。葉劍英9日批示:先請春橋、文元同志批示。張春橋批示:請軍委葉、鄧副主席審定。姚文元批示:請葉、鄧副主席酌定。葉劍英讓他們倆表態,兩人都拒絕表態。13日鄧小平批示:我看可以發表,改了幾處,請劍英、春橋、文元同志再的,請向前、榮臻同志閱。鄧小平再一次讓張春橋、姚文元表態,他們倆只好畫圈同意。當然,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都同意發表。后來全國各大報紙都發表了《回顧長征》一文,這是文化大革命中發表的唯一一篇老帥寫的回憶錄。
        接著戰士出版社向總政寫了《關于修訂再版(星火燎原)的報告》。1027日總政同意戰士出版社的報告,并轉呈中央軍委。29日葉劍英批示:請軍委常委各同志閱示,并請江青和姚文元審批。鄧小平及其他各位常委都圈閱同意,因為有了前次關于重新發表《回顧長征》一文的斗爭,這次江青、姚文元都寫上已閱?!缎腔鹆窃返木庉嫻ぷ魍V沽?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Simsun">9
      年之后又得以重新開始。
        1977年是人民解放軍建軍50周年,出版社計劃把各位老帥的征文回憶錄編一本選集出版。當時中央主管宣傳工作的汪東興不同意,他說,紀念建軍50周年不發表革命回憶錄?!缎腔鹆窃返男抻喸侔婀ぷ髟俅斡龅阶枇?。當時總政副主任梁必業指示,戰士出版社再寫個出版《星火燎原》的報告送中央軍委,并指示把《星火燎原》改名為《星火燎原選編》。我們寫好報告呈送中央軍委后,當時的中央軍委秘書長羅瑞卿1031日批示:擬同意,軍委常委各同志核示。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各位常委均圈閱同意,汪東興也不好再說什么了。這樣,《星火燎原》才得以繼續修訂再版。這也是后來出版的十卷集為什么叫選編的由來。
        到1982年,以人民文學出版社已出版的8集和2集未付印的清樣為基礎,由戰士出版社出版的《星火燎原》叢書修訂再版本l10集全部出齊,共收入637篇文章,360萬字。至此,《星火燎原》叢書的編輯出版工作,歷時26年,終于完成。為此,鄧小平特別給《星火燎原》叢書題詞:繼承和發揚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署名后還題寫了紀念建軍五十五周年為星火燎原。這是鄧小平僅有的一次為一部叢書出齊題詞。中央其他領導人也題了詞,葉劍英的題詞是:革命精神代代傳。徐向前的題詞是:發揚革命精神為建設現代化的人民軍隊而奮斗!”聶榮臻的題詞是:用我軍的光輝歷程和革命傳統教育全軍指戰員。”714日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都報道了題詞的消息,15日《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等首都各報和各省、市、自治區報紙也報道了題詞的消息和發表了題詞手跡,同時還編發了論述我軍光輝歷程的大型革命回憶錄選集《星火燎原》一至十集全部出版的新聞。
        時隔兩年,1984年春節胡耀邦慰問廣西邊防部隊時,曾帶了100套精裝《星火燎原》送給戰士?!缎腔鹆窃愤@部大型革命回憶錄叢書,以其珍貴的史料、生動的記載、昂揚的戰斗精神、感人的戰友情誼,成為革命史、黨史、軍史傳統教育中不朽的篇章。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夠參與其編輯出版,并把自己的命運沉浮與之緊密相連,我深深地為之自豪。

                                        摘自:百年潮2007年第七期

       

       

       紅色經典皇冠上的璀璨明珠

         ——評《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

      作者:偏關   來源:天涯

       


        在由血與火澆鑄成的解放前的軍史和黨史中,除了正史著作中的敘述之外,究竟還有哪些鮮為人知且頗有價值的史實,值得我們回味思考?在革命斗爭中的重大歷史事件背后,領導者如何運籌帷幄,歷史事件的發生是否有著不可預測的偶然性?在血雨腥風、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物質匱乏、裝備極差的人民軍隊為何能從最初的失敗不斷走向勝利,乃至奪取政權,他們如何克服革命道路上無數難以想象的艱難險阻?身處和平年代的我們,應該向革命前輩們學習什么?通過閱讀解放軍出版社新近推出的革命回憶錄圖書《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對于回答上述問題一定會有所幫助。
        一、吸取精神養料的寶庫。
        閱讀《星火燎原全集精選集》,不僅會使你獲得軍史、戰史、黨史、現代史方面的知識,對那些略有所知或鮮為人知的歷史有更多的了解,感悟細節深處的歷史,更深刻地理解新中國建立的不易;還會讓你在獲得歷史知識的同時,不知不覺地被文學的魅力所感染、所征服,因為本書既具有厚重的歷史感,又具有優美的文學性,歷史與文學結合頗為融洽、相得益彰。
        此外,這些真實感人的文字中所反映出的精神也值得我們好好學習,是我們汲取精神養料的寶庫。如《南泥灣屯墾》一文中,通過對南泥灣開荒生活的片段式描寫,反映了在毛澤東主席“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號召下,著名的三五九旅將士發揚不畏困難、吃苦耐勞的精神,心懷人定勝天的必勝信念,團結一心,協同作戰,勇于同大自然作斗爭,最終把荒草地變成了陜北的好江南。此外,在《強渡大渡河》、《記一輛紡車》、《飛奪瀘定橋》、《一袋干糧》等文章中也反映了革命將士不畏艱險、頑強拼搏、吃苦耐勞的崇高精神,而在和平年代成長起來的當代年輕人,沒有經歷過艱苦卓絕、血雨腥風的戰爭年代,從小處在父母親人的高度呵護之中,克服困難的勇氣和意志力和革命前輩相比,自然會遜色很多,讀此書無疑能夠潛移默化地受到艱苦奮斗精神的教育,并能更加珍惜今日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增強應對人生道路上困難挫折的勇氣。中老年人讀此書,也會憶苦思甜,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
        革命前輩之所以能為了革命事業不畏艱險、披荊斬棘,甚至拋頭顱灑熱血,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他們對革命充滿著必勝的信念。這種執著、堅定的精神也正很值得我們學習。反觀當今社會,享樂主義、拜金主義之風盛行,導致人心浮躁,世風輕浮,把一味追求物質財富作為人生首要目標的人比比皆是,不少人在人生道路上經不起金錢或權力等的誘惑,放棄了既定目標和職業操守,而淪為金錢的奴隸。閱讀此書,一定會有助于我們堅定自己正確的人生理想,而不至于在充滿誘惑的人生旅途中迷失航向。
        二、 真實可信。
        真實是歷史作品的重要特點之一,也是歷史類著作的魅力所在。本書作為一部革命歷史回憶錄,書中文章的作者均為革命戰爭的親歷者,他們當中既有時任我軍高、中級別的將領,也有黨政方面的負責人,還有普通戰士、民眾。所選文章均為歷史事件的親歷者親自撰寫,文章內容真實,絕非胡編亂造,任意杜撰,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書中對歷史細節的描寫尤為生動,彌補了史書中在敘述同類事件或人物時的不足。比如,《瀏陽遇險》中,詳細記述了在秋收起義前夕被捕的毛澤東同志如何巧妙脫險、化險為夷,還提到毛澤東在借宿旅店時屢次被拒絕后急中生智,直接進入店中,大喊讓老板打洗腳水,老板無奈只得讓他住下,通過這些細致具體的細節描述,毛澤東同志機智靈活的特點便躍上紙上。雖然多數人對毛澤東的事跡有所了解,但這些細節一定是鮮為人知的。書中類似的例子還有不少。還比如,書中選用了兩篇敘述渡大渡河的文章,雖都敘述同一事件,但由于作者不同,角度和側重點自然不同,這樣就能起到互相補充,互為佐證的效果,更加豐富了這一歷史事件的細節。
        二、 經典中的經典,極強的可讀性。
        《星火燎原》被譽為“用紅寶石砌成的萬里長城”,“既是歷史,又是文學”,是當知無愧的紅色經典讀物中的皇冠,而本書中的文章則從《星火燎原全集》中精選而出,所選文章均為全集中最具有代表性、影響最為深遠、思想性和藝術性最高、可讀性極強的篇目,文章質量堪稱一流,可謂是紅色經典皇冠上最為璀璨奪目的明珠。書中有不少文章曾經被新中國成立后歷屆中小學語文教材所選用,成為影響過幾代中國人的經典名篇,如《朱德的扁擔》、《董存瑞》、《老山界》、《記一輛紡車》、《飛奪瀘定橋》等,只要在新中國成立后接受過小學教育的人,就肯定受過《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中文章的熏陶,這些代代相傳的不朽名篇滋養了幾代中國青少年的心田,對于培養他們的愛國主義思想、艱苦奮斗精神等都發揮了并且正在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時間跨度上,書中敘事以從《“八一”的槍聲》到《第十二名爆破手》,反映了自“八一”南昌起義至新中國成立期間的史實,涵蓋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三個歷史時期。從內容方面講,書中文章內容豐富、不拘一格,既有反映重大歷史事件(包括重大戰役戰斗)的文章,如《“八一”的槍聲》、《偉大的會師》、《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等;也有反映在絕境中不畏艱難,勇于斗爭乃至獻出生命的革命英雄的篇目,如《潘虎》、《十二烈士山》、《狼牙山上》、《為劉胡蘭報仇》、《董存瑞》等;還有的文章歌頌了感人至深的戰友情、軍民情,如《一袋干糧》、《九個炊事員》、《雷老婆》等,也有頌揚領袖風范的名文,如《朱德的扁擔》??傊?,書中文章多角度、多側面地呈現出一幅波瀾壯闊、催人淚下的反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斗爭的歷史畫卷,可以說其中的每一篇文章都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文學水平與思想深度。
        本書并不拘泥于歷史回憶錄著作所固有的樸實文風與秉筆直書的風格,在尊重史實的前提下,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藝術加工,語言既通俗易懂又生動活潑,具有很強的可讀性。文章對人物的刻畫較之于純歷史性著作更為細膩、生動、逼真,如《潘虎》中刻畫的潘虎形象已被戲劇作品所運用;對歷史事件的敘述也頗為具體、細致,如《飛奪瀘定橋》中對戰斗過程的詳細敘述,能讓人情不自禁地聯想到當年那驚天地泣鬼神的戰斗場景。讀了這些極富感染力的文章,相信你一定會感動不已。
        除上述特色之外,本書獨具匠心的編排方式也會讓讀者有耳目一新之感,書中的輔文部分排印了作者照片與作者簡介,還有知識鏈接,這些內容都有助于讀者更好地閱讀文章;書中大量插圖的使用,也使此書圖文并茂,極具歷史感,看著一副副經歷了歲月滄桑的老照片,會讓你的心情不自禁地回到當年的戰爭歲月。
        上述文字,只是筆者對本書的粗淺看法,相信,您讀了《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收獲遠不止于此。

       

       

       

      評《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有多少經典可以重讀

      作者:劉翎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翻閱解放軍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我又一次看到了這些久藏心中的經典名篇?!?/span>

      《我跟父親當紅軍》講述一個12歲的懵懂少年,一路跟著父親參加了紅軍。但不久,父子倆卻因在不同的部隊而分開了,并從此而成永別。幾年后,當作者吳華奪得知父親犧牲的消息時,文章這樣寫道:“我實在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慟,就偷偷地跑到村外,坐在一棵大樹下放聲大哭起來,由父親聯想到母親,聯想到全家杳無音信,越哭越傷心。”每每讀到這里,我的眼睛總是止不住地濕潤,一個12歲就離家當上紅軍的孩子,家鄉的親人杳無音信,作為革命領路人的父親又光榮犧牲了,怎能不讓人心酸??赡苁怯X得革命者怎么能有這么多的兒女情長,有失革命者形象的緣故吧,《星火燎原》第一版后刪去了這段話。我特別注意到,這次《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將這句話又重新恢復了過來。

        《星火燎原全集精選本》中增選的最重要文章是謝覺哉寫的《瀏陽遇險》,寫的是毛澤東被捕脫險的經歷。這事是毛澤東親口講給謝老聽的,謝老將這段經歷記下來,寄給了《星火燎原》編輯部。

        19279月初,毛澤東趕去銅鼓,準備指揮秋收起義事宜,不幸被反動民團抓住。那時候國民黨的白色恐怖達到頂點,只要被認定是共產黨嫌疑的,就會被槍殺。毛澤東想法逃走,可是被民團隊長發現了,他帶著人追了上來。最終毛澤東死里逃生。但卻因此耽擱了99的秋收起義日期,他所到的三團911才起事。毛澤東一生經歷了那么多險境,那么多坎坷,但瀏陽遇險這件事,對他來說記憶太深刻了。

        細讀《瀏陽遇險》,我們分明能看到一位充滿智慧的革命者形象:為擺脫敵人,他掏出一把錢;為避免敵人懷疑,他用泥涂在腿上,裝成農民樣子;他把短褂脫下來扎成包袱模樣,扮作行路人;為及時在旅店住下,他進門直接喊道:“老板,打水來洗腳。”試想,如果沒有這種機智和靈活,中國革命或許就少了一位偉大的領袖,甚至,中國的革命進程也要因此而改變……

        上世紀70年代,曾經有一出風靡神州大地的現代京劇,名叫《杜鵑山》。女主角柯湘那段著名的唱腔《家住安源》,至今在許多KTV的包廂里還時不時地能聽到。讀了《潘虎》這篇文章之后,我才忽然明白,這出著名的劇目居然就改編自《星火燎原》中的這篇文章!這潘虎和作者鄧洪分明就是《杜鵑山》中男女主角的原型。但細讀《潘虎》,覺得文中的潘虎比劇中的雷剛更可愛可敬。

        大革命時期,潘虎曾參加北伐,并因作戰勇敢,很快升任連長。但因不滿國民黨右派在北伐軍內清查共產黨,他毅然辭官返回家鄉。1930年,他在家鄉拉起一支農民武裝,自稱“紅軍游擊隊第一大隊”。潘虎脾氣急躁說話卻又有點口吃;他向往革命卻又非常迷信;他自稱紅軍游擊隊,卻又滿口江湖黑話,還不分青紅皂白地將替土豪推車的長工暴打一頓。但他富有作戰經驗,并且衷心希望接受共產黨的領導,所以他后來在鄧洪的幫助教育下,真正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并為之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年僅30歲。

        《朱德的扁擔》、《老山界》、《飛奪瀘定橋》……一篇又一篇,幾十年后翻開重讀,依然是那樣的熟悉而又親切。即使那些從沒讀過的篇目,像《我的第一個指導員》、《雷老婆》、《帶著糧食跳崖》等,讀來也是心靈受到深深的震撼。在中國,有整整幾代人是讀著背著《星火燎原》的篇目長大的,潛移默化中也深深地影響了這幾代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如今,中國社會進入了一個價值多元化時期,不知還有多少人能靜下心來重溫這些紅色經典,品味其中豐厚的精神營養?一個向上的民族,不能沒有經典的浸潤;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能沒有英雄的光輝。當許多人為追名逐利而身心疲憊時,當有識之士為社會道德日益缺失而憂心如焚時,有沒有想過從這些紅色經典中重尋我們的精神家園和心靈的皈依?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