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天下雜談

      通報稱“報道不屬實”|律師:自己調查自己,難有公信力

      時間:2024-02-29 17:23:48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法度Law

        2月27日凌晨3時許,貴州省六盤水市水城區政府發布《情況通報》,就此前《中國經營報》報道的“女企業家討工程款陷‘尋釁滋事’被批捕”一事作出回應。

        回應稱,媒體發稿后,水城區委、區政府第一時間組織有關部門再次核實相關情況,確認野玉海景區10個項目實際負責人均為報道中的女企業家馬某某。上述10個項目共計金額約16332.71萬元,目前已支付14670.6萬元,支付比例89.82%,“六盤水市水城區政府共欠企業約2.2億元”以及“區里要以1200萬元化解所有2億余元的債務”的報道均不屬實。

        關于馬某某被逮捕的緣由,官方的回應是:2022年10月,馬某某為討要有爭議的工程款雇傭耿某某、方某某采取安裝GPS定位器等手段跟蹤他人,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2023年9月以來,馬某某、侯某某等人編造虛假信息,安排洪某某等3人、雇傭屈某某等5人在網上惡意炒作、在公共場所張貼不實大字報和拋散傳單。因馬某某等人的行為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和尋釁滋事罪,2023年11月27日公安機關依法對馬某某刑事拘留,同年12月27日對其依法逮捕。目前,案件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正在依法辦理中。

        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少數民族女企業家馬藝珈伊,為貴州六盤水承建易地扶貧搬遷工程(中央專項扶貧資金項目)等10個政府項目后,持續討要工程款8年,2023年年末被地方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為她代理債務執行的律師、律師助理等10余人亦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為由刑事拘留。所涉事項,即律師等人曾在微博、抖音發布相關債務、訴訟信息。律師還曾將舉報水城區政府某官員的信,郵寄給了這名官員本人。舉報內容則涉及欠債不還、非法解凍、大量資金去向等問題。

        報道稱,水城區政府拒絕支付的理由是部分項目未審計。執行代理律師通過法院調查令調取銀行資料發現,政府平臺公司在兩家國有銀行貸款5.8億元,并未用于借款用途,并轉入多家關聯公司,涉嫌騙取貸款。執行代理律師懷疑長期未審計,與該涉嫌騙取貸款行為有關。

        生效判決、執行裁定等材料顯示,至少有4筆經訴訟確定的債務總額為6954.63萬元。而企業統計認為,另有項目欠款15247.66萬元,即六盤水市水城區政府共欠企業約2.2億元。而地方政府一份匯報文件則承認有9000余萬元欠款。

        報道提到,多方證實,馬藝珈伊等人被抓前,區政府一度提出以1200萬元化解所有債務,被她和代理律師拒絕,隨即案發。記者曾就債務、刑案等問題聯系水城區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未獲正面回應。

        官方凌晨作出前述回應后,報道此事的記者郝成通過社交媒體曬出女企業家主張的六盤水拖欠 2.2 億工程款明細,并曬出截圖證實此前尋求采訪多名當地官員未獲回復。

        郝成說:“關于債務究竟是多少,稿件寫的很清楚,也寫明哪個數字是企業統計的,哪個是訴訟確認的,哪個是他們地方政府向上匯報文件中出現的數字。他們確認債務的文件有很多,希望地方政府不要避重就輕,更不要歪曲事實,地方政府是可以很容易看到這些文件的。”

        郝成還提到,為馬藝珈伊代理債務執行的唐某律師,通過法院調查令,獲得了銀行流水和貸款材料,發現六盤水市水城區玉舍森林旅游有限公司(水城區政府的平臺公司)通過偽造材料,涉嫌騙取貸款5.8億元。這是涉嫌騙取貸款罪的嚴重問題。政府通報未作任何回應。

        “其實,這件事之前媒體就報道過,只是上次報道的時候,地方政府回應會積極解決問題。這次我們報道后,地方政府回應的是‘不實’。希望地方能夠坦誠面對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玩文字游戲、混淆視聽。給當地一個建議——不要自己調查自己,也不要自說自話。沒事的時候,多翻翻自己的文件!里面都寫著呢!”水城區政府的情況通報究竟能否令人信服?知名律師王才亮認為,水城區已成了當事人,所發的通報不具有公信力。

        知名律師張新年也表示:首先,水城區政府是當事人,是債務人。債務人這樣說債權人的壞話,本身就令人難以信服。而且水城區政府新聞辦代表區委區政府這么一通報,今后法院還怎么判?

        其次,《情況通報》提到,區委區政府“第一時間組織有關部門再次對相關情況進行核實”,試問,該有關部門包括有公檢法三家吧?如果讓他們三家,哪怕是讓他們其中的兩家共同參與,一起核實情況,都是在變相地聯合辦案,容易導致未審先定。

        《情況通報》還強調了是“再次”核實。由此看來,已經不是一次這樣做了。這與我國的司法制度相違背,是在破壞法律正確實施。

        再次,該《情況通報》的內容是不完整的,避重就輕的。例如,就《中國經營報》所提到的抓捕律師及律師助理10余人的這一惡劣情況,未予回應。坦率地講,債務人水城區政府明顯是在自我推責,還要拉上相關部門為之背書和背鍋。

        另外,水城區委區政府所謂召集有關部門再次對相關情況進行核實的過程中,有邀請《中國經營報》記者郝成先生、馬某某等人的辯護人參與嗎?哪怕是打個電話,聽聽他們的意見、了解他們所掌握的事實情況了嗎?如果沒有,這種由債務人組織的所謂“核實情況”的行為,一經展開行動,結果也幾乎不會有什么懸念了。

        張新年律師建議:一、對該事件,應當成立更高級別的聯合調查組,予以徹查。水城區委區政府不能再是調查組的組織者或者參與者,而應該是被調查對象。

        二、對相關案件,應當異地管轄或者提級管轄,避免地方權力干預地方司法。

        三、水城區不是法外之地,尤其是水城區政府,應當懸崖勒馬。作為地方政府,在此事的后續處理上,如何取信于民?如何維護政府公信?應該實事求是,并如數欠債還錢,應該是遵紀守法的典范,而不是游走向反法治的邊緣。

        四、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群眾的監督力量是強大的,相信在上級的重視下,水城區政府欠債事件以及所涉及到的案件,都能獲得圓滿處理。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新聞社國是直通車就此事評論稱:事情詳細原委如何?究竟有沒有“以刑化債”?內中是否存在隱情?顯然這份通報還不夠,還需官方給出更詳細的說明。畢竟,無論是提高公信力,還是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一流營商環境,都需落腳在一系列細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