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74qy"></tbody>

<ol id="974qy"><object id="974qy"><bdo id="974qy"></bdo></object></ol>
    <button id="974qy"><object id="974qy"></object></button>
  1. <rp id="974qy"></rp>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天下雜談

      懷念宗慶后?比爛的結果……

      時間:2024-02-29 17:37:3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子午

        娃哈哈創始人、董事長宗慶后病逝,引起了不少人的懷念。

        據說宗慶后曾表示,“只要不違法違紀的,不開除45歲以上員工”。2022年的風云浙商頒獎典禮結束后,宗慶后還表示:給員工準備了6億多元年終獎,為員工建保障房。又聽說宗慶后一年的個人消費只是5萬元,常穿布鞋……

      圖片

        2019年2月,宗慶后參加娃哈哈集團年夜飯,給員工發紅包

        有篇介紹宗慶后的文章介紹說:

        宗慶后年輕時期的生活是非常艱苦的,由于家庭因素問題,人生軌跡受到很大影響,不是這樣,也許不會有民族企業英雄宗慶后,而是為人師者,宗老師了。經歷過上山下鄉,每天幾十里的山路走過,百斤重的磚瓦搬過,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十六年,這樣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可是他不畏辛苦,一有時間就去讀書,《毛澤東選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都是他的精神食糧,也造就了他堅韌不拔的精神,也讓他在后來創業的過程中屢獲戰功。

        于是乎,上面的做法便“順理成章”了,似乎宗慶后成為“有良心的企業家”是因為讀了毛選。

        娃哈哈的企業福利是不是真的如許多媒體和自媒體說得那么好呢?筆者不得而知。

        知乎上有一個答題“想請教一下大家當前在娃哈哈工作是種怎樣的體驗?”下面的回答如其他資本主義企業一樣,也在吐槽娃哈哈:任人唯親、管理混亂;“早六晚六,晚六早六兩班倒”,“基本上一個月休息就四天,中午吃飯超過半小時要被領導怒罵”,“領導一言堂,隨意扣錢”;“公司不會裁你,只會勸退你”,手段就是“職場PUA、日夜倒班、變相加班”,等等。

        不過,如媒體所報道的仍然有那么多杭州市民和娃哈哈員工自發悼念宗慶后,網上仍然有很多人在贊美宗慶后,這背后至少有兩點原因:

      圖片

        娃哈哈原總部大樓前擺滿了悼念的鮮花

        首先,娃哈哈的福利相比其他資本企業可能確實更好一些,對員工可能確實更“人性化”一些;

        其次,相比宗慶后宣稱“不開除45歲以上員工”,某些宣揚狼性文化的互聯網大廠連裝都不裝了,說什么“996是福報”,要向社會“輸送35歲以上優秀人才”。

        所以,互聯網上懷念宗慶后的熱浪,與其說是真心懷念,不如說是在指桑罵槐,發泄心中的憤怒。這就好比在一堆爛蘋果里找一個相對沒那么爛的,來惡心其他的爛蘋果。

        2013年9月,《中國新聞周刊》曾經刊登過一篇文章《今天誰在讀“毛選”?》文章提到,陳天橋、周鴻祎、史玉柱、宗慶后、馬云、任正非都是“毛選迷”。當然,文章明確提到,這些企業家是從毛選中學到了企業管理和商戰的智慧。

        所以,筆者要勸一些左翼的朋友別自作多情,把娃哈哈的“福利”與宗慶后讀“毛選”聯系起來?!吨袊侣勚芸纺瞧獔蟮懒信e的企業家,很多都是狼性文化、殘酷剝削的鼓吹者和實踐者;而毛選更不會教導宗慶后讓女兒宗馥莉“接班”,把一個曾經的國營工廠變成今天的家族企業。

        雖然在當年娃哈哈與達能“斗法”的時候,筆者也曾支持娃哈哈,但也僅僅是反對外資經濟殖民的角度來支持娃哈哈,對于宗慶后本人,筆者卻很難有好的印象。

        2006年,法國達能公司欲強行并購杭州娃哈哈集團,宗慶后親自做客新浪網,舉著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大旗,掀起了聲討達能的浪潮,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最終,在兩國政府協調下,雙方和平“離婚”,達能同意將其在各家達能-娃哈哈合資公司中的51%的股權出售給中方合資伙伴。

        僅就這個事件本身而言是企業控制權之爭。當年僅僅靠賣水就能實現五十億元銷售額、十億元利潤,堪稱暴利,誰都得眼紅。娃哈哈與達能斗法的結果,決定了利潤是流到國際資本的腰包,還是國內資本的腰包,但無論怎樣,均不會流到中國老百姓的腰包。

        但是,達能當時已經并購了娃哈哈最大的競爭對手樂百氏,正在收購匯源(匯源老板朱新禮有一句名言:把企業當兒子養,當豬賣。其實匯源同樣經歷了私有化。),在中國的快消食品領域攻城略地。因此,站在反對外資經濟殖民、壟斷控制中國市場的角度,我們應該支持宗慶后,達能的并購行徑的危害包括且遠不止相關領域消費品定價權之爭。(參考聯合利華與寶潔聯手瓜分中國日化市場,康師傅和統一瓜分方便面市場,它們想漲價的時候,發改委都攔不住。)

        然而,話說回來,當初是誰引進達能的呢?娃哈哈的前身是杭州的一家國營食品廠,宗慶后在80年代當上了廠長,90年代的國企改制浪潮中,宗慶后通過引進外資達能,一步步提高了自己和家族的股權比例,設立了許多與本公司同業競爭的私人公司,而且其中有許多是無需承擔信息披露義務的離岸公司。直白地講,就是廠長利令智昏,借外資之手將國有資產私有化、把娃哈哈變成了宗氏祠堂。

        在當時的斗法過程中,達能選擇在美國起訴娃哈哈,就是因為起訴被告是宗慶后具有美國國籍的女兒,而宗本人已經是加拿大籍(再后來宗家才放棄了移民和外國國籍)。

        顯然,這段歷史是媒體故意遮蔽掉的。而娃哈哈的國企變天史,可以說是頗具有代表性的,這樣的案例筆者可以舉出一大堆來。

        全民辛辛苦苦積累的財富最終流到了少數人的腰包,而今,通過“比爛”,勞動人民還要傻乎乎地跟著反過頭感恩、懷念這少數人,怪哉!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